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1的文章

藍天之國-蒙古之旅JOURNEY TO MONGOLIA 演奏

圖片

藍天之國-蒙古之旅JOURNEY TO MONGOLIA 首爾路

圖片
Ulaan Baatar
早晨四點半,太陽已升起,

一心想多看看這個遙遠又陌生的國度,

雖然道路還是一片靜寂,卻興沖沖的走入清涼的空氣中。

這條馬路稱為Seoul Road,後來轉知韓國人在烏蘭巴托共開有多達70家的餐館,

這條路兩旁就不下十家。



回到旅館,同伴還在熟睡,好整以暇寫入對面的大樓。

藍天之國-蒙古之旅JOURNEY TO MONGOLIA 宴會

圖片
在距烏蘭巴托70公里的一處五星級渡假酒店,蒙古前總統,也是第三任總統

Nambaryn Enkhbayar設宴招待,餐會中有傳統的喉音歌唱與馬頭琴演奏。



出發前一個月,才回告Hank隨行,對此行雖然非一無所知,卻也無暇多問,

因此每天行程在我感覺都是未知,當然也不知有蒙古總統宴請這麼體面的事。

這是名為亞洲國際山岳聯盟(NAAA)理事會的年會,中華台北由Hank領軍,

年會共有八個國家代表(日、韓、中、香港、伊朗、亞塞班然、台灣及東道主蒙古)。


會中有擔任翻譯的名為Gobi的女孩幫我在本子上寫上Morin Khuur(馬頭琴)。

藍天之國-蒙古之旅JOURNEY TO MONGOLIA遨遊

圖片
稱蒙古的大草原,不僅是草原與涷原,六月百花齊放,拍著拍著,King與Ding的數位相機經常電力耗盡。



當同伴爭相騎馬遊谷,我們花了四十分鐘上到營地上的山頭,從這些古老的岩石望過去,都是連綿無際的高原,

直到一道道冷鋒穿襲而來,眾人才狼狽的下山。



藍天之國-蒙古之旅JOURNEY TO MONGOLIA 長者

圖片
不預期的意外,越過人群角落這位身著蒙古傳統盛裝的老者,正襟危坐,神情肅然。

隨後旅行日子裡,竟然是唯一留住的畫面。



嚴寒的冬天已遠去,烏蘭巴托的上空罩上30度的高溫,

一輛輛巨獸般的越野車轟隆而過,捲起一團團乾灰的塵土,

人們似乎無視這一幅混亂,在模糊的道路界線上穿梭而過。



其中不乏因忍受長遠的冬寒而突然解禁的妙齡少女昂首跨步而來,

穿著清涼可喜,因吸飽了太陽的養份,露出泛紅而健康的肌色,

然而這些,我卻每每失了神不曾提起筆過。

Summer Mountaineering in Taroko

圖片

南管樂者

圖片

南管樂者

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