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7的文章

丹山草欲燃 財哥登高記

圖片
丹山草欲燃 七星登高記-小油坑線

那一個國家會在城市中用這樣的高規格設立國家公園?
答案是:台北市
1987年,陽明山國家公園成立,範圍遍及整個大屯火山群,台北縣最北的幾個鄉鎮,以及大台北最北端的兩個行政區-士林與北投兩區的北半部,即台北市的一部份也劃入國家公園範圍內。
數字上距離有多近呢?住家在泰山,常常一同上山的朋友,二十分鐘就已進入山區會合;從台北最南端的文山區到進入國家公園界碑內估計一個小時,交通上,從萬華也有班車直入冷水坑,士林北投的繞山區小巴更是方便。
不久前,從地圖上看到大屯山、小觀音山及七星山都在北投區,感覺上跟自家後花園差不多。
很難想像,但是很驕傲這就是我們居住的大城市。

在北投定居了快30年,孩子小時還常常一塊上山, 自從國家公園成立以後,離山的距離卻愈遙遠。
山上已經有了很先進的步道,也構築了許多的遊走歇腳的現代化設施,然而,每天傍晚山風從谷底飄來濃濃的硫磺氣味,卻是這些年來感官上唯一的接觸。
這樣大約過了十年,一切都等到工作上了軌道,這才鬆開束縛了多年,都快不會抬腳的雙腿,重新走入這座大公園的大門。
開自己一個玩笑說:所得稅上繳夠了嗎?

一定是為了彌補過去空白的缺憾,從2000年開始到03年,不到四年間,與內人大屯山群走透透,不知不覺走遍了密如蛛網般的步道,不算太多的山頭、山峰當然也不放過。
走在山道上, 想到每一位納稅義務人都對國家公園做出貢獻,心裡就十分的感激與珍惜。
每一條步道你都會想再走一遍,原因在於不同季節的氣氛。
這幾年,在山上巧遇到了許許多多失聯的朋友,內人與我找回了年輕時的對話,孩子時常跟上山,看他們走在前頭,發乾的喉嚨,僵硬了的雙腿,一時都忍了下來,不能服輸。
相約登七星山是與同事們每年一次的例行朝山活動,藉此相互打氣,迎接新的一年。比起登玉山這種大陣仗,走這類郊山方便又簡單,但是能每年都不缺席還不容易。
今年夏日,高齡90的母親來北投小住,在海拔八百多米的大屯自然公園散步,下次準備帶她走一小段七星山。

在各處旅客服務中心可以買到4開大的「陽明山國家公園優遊圖」,這張導遊圖足夠或行車或步行無礙。
這幾年,平均每個月都會上一次七星山,次數算是頻繁,主要還是因為此區最高峰的魅力。登高望遠,天晴時,向北可及金山海邊,萬里的磺嘴山系及基隆一帶淺山。
面向南,臺北盆地,基隆河與淡水河於社子島交會,靠外緣的五股、觀音山、林口泰山台地,一向左邊,再往南就是南港四獸山…

中秋嘉南古道行

圖片
從台北一口氣開上三百多公里,耗時大半天,直到開進嘉義梅山市區已是午餐時間,一眼看到「火雞肉飯」四個斗大字,眾人這才像回了神,從車內把快抽筋的雙腿移出來。
一路其實並不寂寞,反而緊張兮兮,車內氣氛高高低低,不知不覺中這段不算短的路程好像晃眼即過。
今天出發日,也是台灣之光王建民爭十九勝的先發日,好心的同事每隔兩局就來電戰況報導,比數膠著到十四局才以一分敗北結束,耗時超過五個小時。
一行五人,分成兩車,徬晚時刻晃進瑞里瑞佳茶園民宿,主人泡好茶送上,嘴角緩緩吐出幾聲可惜,頭還跟著擺了兩下,
“輸去了, 輸去了,王建民平十九勝的記錄飛了!”
我一口茶還沒嚥下,冷不防差點沒吐出來,
可見王的魅力已燒到深山林內。
既然有人報開了,話題就拿王建民打轉, Pearl也看大聯盟,見解加分析,頗有見地,七嘴八舌,但是改不了最後的定局。

晚飯過後,有人忍不住發聲: 明天要去那裡呀?
???????
---------------------------------------------------------------------------------------------
此行走了兩條古道外加一座十月才會開放的生態園區
第一條古道從雲潭下到溪底再上到瑞里
第二條古道叫做「瑞太古道」,從瑞里到太和
到瑞里途中的「一號橋」順路參觀了還未開放的「圓潭生態園區」
此外,最值得回味的要算從叉路意外找到阿里山鐵路中間站-交力坪站
此行作品不多,一來都在開車,走起路來懶懶散散,二來,黑金剛(小黑蚊)偏偏找上我, 忍著速寫一張,腳上手上已是傷痕累累,此行完全給黑金剛打敗。
不知有甚麼良方可驅此蚊,又可安心畫畫,十分苦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