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3的文章

一直都在 - 東峰

圖片
玉山東峰(3869公尺) arches 300g,38.5x28cm



一直都在 - 玉山

圖片
arches 300g 29x19cm

一直都在 - 黑色的玉山

圖片
arches 300g,19x29cm

一直都在 - 原始的玉山

圖片
為內政部製作台灣登山史全集作一些插圖工作,這項工作完成後,勾起了曾經玉山往事,欲罷不能,於是重新用水彩紙加以一一繪成,一開始選擇玉山當主角,想到最深刻之處,便嘗試將他畫下來,沒想到越畫越多,於是就產生了這個玉山系列。 存在為台灣最高峰的玉山,千百年來已寫成了許多故事,將來也一定會靜靜見證這塊大地向前走,我們所能做的很簡單,也是我心中的期望,就是不要去干擾他,恢復他最初原始的情狀吧。

arches 300g 29x19cm

一直都在 - 奔放的玉山

圖片
對於自然山岳活動一直是抱著平時盡量充實知識,鍛練技術,進到山裡,走一步才是一步,戰戰兢兢的心態面對未卜前途,所謂挑戰自己,征服巔峰,這種字眼只能說是為了嚇嚇別人舒解自己內心恐懼罷了。 台灣高山自始就不敢給他簡化,就算現在可以一小時登上一座3000公尺所謂郊山化的高山,也是同樣充份準備….. 繪畫就不同了,想不到現在可以大筆一揮,全無顧忌,表現心中的印象,不亦快哉!

一直都在 - 百岳之首

圖片
台灣山岳高出3000公尺較為顯著的山峰有100多座,不但在東亞無出其右,堪稱世界上十分特殊的地理景觀。雖然多是草原,石楠或溫帶森林覆蓋,仍有少數兼具寒帶地表特色,赤裸裸的山峰,遺留冰斗地形,冬天也會積雪,如玉山群峰,雪山山脈,南湖中央尖山等等。 對愛山人來說,不只百看不厭,也是百登可樂(要列名百岳俱樂部方滿足),隨著交通便利,短短幾天便可完成一座3000公尺大山(有時一連數座)。 Arches 300g 19x29cm


一直都在 - 南面的玉山

圖片
玉山山塊諸峰全以堅硬的矽化砂岩或矽質粘板岩構成,其斷層或剝面呈現十分複雜離奇褶皺構造,因為高度冷熱交替,加上各種外力相助,如水、風,久而久之外表崩解、剝落,形成著名的碎石坡, 比較堅硬的岩層殘留下來,規模巨大者構成高聳的山牆,有些形成邊緣的角峰(Horn),另有形成消瘦狹長的鰭背式山脊(Arete),這類地形特徵出現在主峰與東峰之間及主峰與南峰之間, 地理學家認為這是玉山過去曾經遭受冰河侵蝕後的證據 這張主峰傾向南面,我從往南峰的山脊上獲得這個印象,然後採用風口附近的露岩節理來構成內容。
Arches 300g,19x29cm


一直都在 - 灰色的玉山

圖片
1979年冬在玉山冰雪地中待了快三星期,其中遭遇到兩次下雪的寒流來襲,
營地設在主峰的北稜上,因此能夠觀察到微弱的光線突破重重黑幕,玉山露出的一瞬間,其實大部份的日子裡,你隱約知道祂的位置,但是就是雲深不知處,
使用Payne`s grey當主調,很滿意恰恰能表現是時陰霾迷離的氣氛。 Arches 300g,19x29cm

一直都在 - 冬之玉山

圖片
素描紙, 水性色鉛筆

一直都在 - 千層糕的玉山

圖片
一道道千仞山壁被擠擁摺曲如毀了的千層糕,不只是玉山山脈,包括雪山山脈及狹長中央山脈地質都是喜馬拉雅山脈的翻版,這些規律,破碎的紋路,呈現原始的色澤,可能夾帶石英,陽光下閃亮跳躍,猜想我們原住民的黥面紋路刺青是不是從此得到啟發。
Arches 300g,19x29cm


一直都在 - 西向的玉山

圖片
日據時期登玉山路線與現在稍為不同,經過塔塔加登山口後,上前峰,循西稜線,過西峰後,下抵排雲山莊過夜,隔日再從南側的碎石坡登頂。 這條路線也就是1900年春天日本人類學家鳥居龍藏與森丑之助首次登頂的路線。 玉山西面摺曲斷層,面臨沙里仙溪向上的侵蝕,造成上千公尺的山壁,非常壯觀雄偉,現在仍有登山者循著前人的足跡,上到西峰來觀察這一個方向的玉山。
arches,300g, 39.5x27.5cm


上天的容顏

圖片
Sargamatha,Chomolungma及Everest這三個名詞全都是指世界第一高峰,Chomolungma藏人意為天上聖母,Everest大家都知道指的是Sir George Everest英國在印度的測量署署長,尼泊爾人則稱為Sargamatha,上天的容顏,尼泊爾政府把這塊地區畫為Sargamatha National Park,奇怪的是大家視而不見,尤其歐美國家。

榮耀與死亡

圖片
早在80年代首次來到尼泊爾喜馬拉雅山登山,付費嚮導登喜馬拉雅山已蔚為盛行,受喜馬拉雅吸引而來的歐美愛山男女擠擁在高山小道上,一般而言,對登山的險惡都有一定的準備,但是死亡率還是年年節節升高,原因不外這幾項,高山病,技術性意外,以及變化的氣候。 當然也不是不可以避免,但是為了登頂的意志所驅使,經常冒過度的風險,將自己置於險地,以致難以脫身,就算老經驗的登山家也不例外。 登聖母峰這座世界最高峰是很多人生平的願望,只要這股誘因沒消失, 喜馬拉雅的的榮耀與死亡仍然緊緊擁抱在一起。

大喜馬拉雅山 The Great Himalaya

圖片
近十來年,日本山岳會中村保先生探查了西藏東部,橫斷山脈,取名為東喜馬拉雅山Eastern Himalaya,沿襲了上百年的喜馬拉雅山概念因此更為擴大。 60年代有大喜馬拉雅山 The Great Himalaya這個範圍更大的概念,我認為有大而化之的用意,但是也不可否認簡化了龐大複雜的這塊地理。 所謂大喜馬拉雅山, 除了傳統的喜馬拉雅山 定義之外,還包括喀喇崑崙,興都庫什,帕米爾,現在因為中村保出書介紹東喜馬拉雅山的效應,似乎大喜馬拉雅山的概念更為豐富。

雨前樓 ,林安泰古厝寫生記

圖片
台北手繪城市Urban Sketcher Taipei例行舉辦的寫生活動,這次安排在林安泰古厝。 邀請才華橫溢,年輕的楊治瑋畫家指導,楊老師的水彩作品創意十足,個人十分喜愛,因為中午參加兄長的生日聚會,到場時已經結束一個小時的講習,在雨前樓前架起畫架開始對景作示範,一面講解他的想法,一方面下筆,30 分鐘很快就完成了。 這三張多少運用了楊老師傳達的一些技法,但是今天只帶了水筆與袖珍水彩盒,能夠發揮運用的空間很有限。 楊治瑋現場示範作品,因為擠不過去,從反向拍再倒正,所以看起來很像吊在半空拍。 向來任何學習場合,女性婦女占大多數,這次也不例外,此外,這次有幾位檯面上的畫家也現身臨場作畫,收穫多多。  下面是我自己的作品,用的是Moleskine A4水彩本。

圖片

觀鳥畫鳥

圖片
住家的前面就是關渡平原,經過幾百年的變遷,僅剩下一小塊關渡濕地的自然公園,大部份都成了農耕稻田地,全年都是賞鳥者的最佳去處。 說來慚愧,自從06年在木柵動物園的夜行館畫貓頭鷹之後,就沒再去碰這個課題。 今年冬天買了一支八倍雙筒望眼鏡,試畫了幾次,最後又訂了一支單筒望眼鏡,正式開始觀鳥畫鳥。 家庭作業不可少,對著前輩專家的作品,利用臨摹來了解細節,在此要致上深深的感謝! 06年木柵動物園夜行館畫貓頭鷹,貓頭鷹精靈似的樣貌記憶猶新,也許是這張速寫重新燃起觀鳥畫鳥的好奇心吧!
關渡自然公園西南角觀鳥亭,前面這塊濕地侯鳥種類多,經常遇到經驗豐富的鳥友,成了學習認識的最佳教室。

竹圍碼頭














夜鷺與大排,貴子坑溪

圖片
幾天的豪大雨淹沒了關渡平原上的水稻田,趕緊開啟抽水機,四管齊抽,聲勢相當浩大,也吸引了夜鷺來撿便宜。

代針筆+炭筆+鉛筆

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