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07的文章

砂卡礑溪岩相組曲

圖片

再訪布洛灣

圖片
從布洛灣台地有石階下到公路,然後往前走上兩百公尺光景就到了燕子口。
早上打算上合歡山,找一條山道走走,晚上住合歡山莊,到了服務中心,卻是風疾厲雨,溫度僅只有四度光景,管理人員搖搖頭說:下午還會更壞,只好打消借住高處的念頭,匆匆下山。
走進燕子口已近黃昏,心裡覺得舒坦許多。
從暗漆漆的隧道內往洞外探頭,偶有幾隻飛燕從眼前急速穿梭而過。
一時也不打算再前去,眾人坐在洞口的台階上發呆。


Pearl急切的問起了依祭這號人物,櫃台小姐說依祭得了金曲獎後,邀約不斷,最後只好辭去大廚職務,專心演唱事業去了,看Pearl 一下子臉色沉下來,一臉十分失望的表情,好像不打算在這裡住下。
今年的三月,在布洛灣山月村的迎賓晚會上聽到依祭動人的歌喉,想到今晚的落腳處,不知不覺的引領我們再訪此地。


次日一早,二話不說,就近再訪砂卡礑步道在五間屋想買些山蘇,原住民說昨天才採過,意下今天不會有了一路畫了幾張岩壁摺曲的圖樣。

關渡濕地

圖片
從賞鳥的亭下往北投方向,關渡濕地直抵偎著遠山新近建起的大樓,我們打定主意一路走回去。
在基隆河堤岸上建成的自行車道,標示有23.5公里的長度,只是不知從哪來朝哪去
魚貫不絕的騎士呼嘯而過,另有片段的人行步道,因此可安心的在水筆叢林與濕地之間流連




南勢溪-福山

圖片

北海長浪

圖片
2007.12月北海金山一帶

人形又別寫 東峰望主峰

圖片
冷水坑--夢幻湖--七星太陽公園--七星東峰--七星主峰
從冷水坑停車場聯上夢幻湖這一段坡階上看竹子山列。十分帥氣!
YT為了山頂的圓球雷達站體小有困惱,建議從畫面上消失可也。


年年越見挺拔的柳杉林圍住湖心,被寶貝的細心呵護著。繞上了一個彎道,可以看到成橢圓形的湖面,Pearl 已想不起上回來過的時間了
這天又是入冬以來難得的好天氣,山頂山下人車壅擠,YT伉儷趁我們慢吞吞的晃上東峰,兩人興致高昂的前進到主峰去了。

在等著從主峰回來的YT,漫無目的加了這幅磺溪河谷,遠處就是金山及磺港。
磺嘴山在右上方,平坦的山頂已是一片泛黃。


由冷水坑登七星山

外雙溪

圖片
2007.11.30外雙溪青青農場年度策畫會報會場旁的溪流

苗栗細道邦山

圖片
時間:2007/11/24~25
同行:大腳ㄚ共七人
行程:苗栗大湖-中興-馬拉邦山莊(海拔約900米)-長橋登山口-果園工寮-果園-細道邦山(1064m) 原路返山莊
氣候:米塔颱風外環流影響,多晴,白天中午升高到25度,晚上約18度 。
推薦民宿/馬拉邦民宿山莊 / 聯絡人-黃錦華 /電話-037 994665(預約時間-每晚7點~9點)

24日中午參加內人大學同學餐會,直到下午三點半才從信義路上北二高;
72號快速道上兩邊景緻不凡,到了大湖卻想不起進山的街口,結果誤入南湖的東興線,繞了一圈下來,回頭時一輪明月已從暗下的山頭升起。

6:30AM細道邦的傳說:原住民泰雅人有傳說,如果細道邦山上有聽到石頭掉落的聲音,部落裡就有事會發生,或是有人生病 。
6:50AM 山莊前景
去年眼前還有幾棵點綴,現在就剩孤伶伶一棵迎著朝陽。

7:20AM
細道邦山(1064公尺)與馬拉邦山都是典型的單斜脊山,東陡西斜,頂上林木繁茂;

一早起來,打定主意驅近去探探 。



7:40AM
昨夜阿華作了一籠香噴噴的菜頭糕,成了今早的可口早餐 。




7:50AM 趁娘子們作早餐,依著欄干練習幾筆。



9:00AM 上到果園工寮,右往馬拉邦山,左往細道邦山,路標上寫著此路不通,顯然此地主人不喜山客。



9:30AM 老王伉儷本想去獅潭仙山逛,馬拉邦已來過無數次,說要走細道邦,二話不說就一馬當先帶頭走到前面去了。在一排直挺挺柳杉造林前請Lucky緩步喘口氣我好入畫 。


10:50AM 相對爬高不到兩百公尺,但是到細道邦中間也有幾道上上下下的落差,路跡倒還明顯,
不過看來是一條非大眾路線。
山頂的這些高大喬木有著鮮橘色的外衣,人都下山去了,我還在努力記住著些顏色 。


11:10AM 回頭路上,趁娘子們慢吞吞在與滑不溜丟的下坡路奮鬥,稍微有了多一點的時間將這幾棵大樹描述 多一些。

11:20AM 把去年的印象放進來,其實紅葉還高掛在枝椏上,至少還要個月光景 。

11:30AM 又畫了一張馬拉邦山 馬拉邦抗日古戰場 西元1895年(清光緒21年,明治28年)馬關條約簽訂,日本開始據台。
首次抗日1895-5-29~12-29,義勇 隘勇與原住民聯合抗日,包括馬那邦北稜的馬那邦山區。 第二次抗日西元1902年,起因原住民不滿日人壓迫侵權,而有南庄事件,事後原住民避居現大安溪上游一帶,從此絕跡於馬拉邦山脈以西。

11:50AM 珠湖 的馬拉邦山莊,莊主是已八十二高齡…

白沙灣

圖片
上個月(九月)才完成這排阻沙竹籬,從北觀旅客服務中心一直聯到麟山鼻。 這天下午的天氣屬於今年第一道東北季風來過的第二三天,風勢降下來,海浪卻不小,有五六個人興緻緻在海灣玩起衝浪。陽光不時從濃濃地飛過的浮雲中穿出,想再多寫一張,一大群人不知從那兒冒出來,就在旁邊呼喚起來,看是來野餐。

北海磯釣

圖片

穿黑衣的街頭藝人

圖片
地點:台北信義商圈 2007-10-07

眾山拱衛湧七星

圖片
陽明山國家公園包括四個山系,除了竹子山列為管制區外,其餘均宜進行健行探訪;山高800~1000公尺之間,成盾形或錐形火山,形體優美:
1. 大屯火山群:有大屯主峰 大屯西峰 南峰,面天山,二子山,菜公坑山
2. 竹仔山列:竹子山,小觀音山

3. 磺嘴山系:磺嘴山(東 ,北峰),大尖山,大尖後山,石梯嶺,頂山,竹篙山等
4. 七星山系: 七星山主峰, 東峰,南峰,五股山
入山地點:分別可由新北投(投陽公路),士林(陽金公路),內雙溪(至善路),內湖 萬里(汐萬產道),金山(陽金公路)及北新莊(巴拉卡公路)等地進入。春秋二季優於健行賞山,炎夏涼爽避暑勝地,冬天東北季風來襲,成為台北盆地的屏障。

「人形別寫」美學新體驗

圖片
小油坑硫氣孔登山口--第一展望台--昆蘭林--第二展望台--七星山主峰

「人形別寫」繪畫班第一次「登山寫生」成行了。

「人形別寫」是一群美術中輟生習畫、交流的園地,其緣起可追溯到台灣第一所文山社區大學成立,估計已有十年以上光景,大家長是雷驤老師。
美術中輟生內心最恐懼的就是自信心不足,熱情洋溢的雷老師很能把殿堂上的美術化成可愛的天使,美術沒有距離,讓人們心中的美自然的釋放出來。
自從加入雷老師習畫,同學們的交流、共邀戶外學生不曾停過。

純登山寫生還是第一次。
即使登七星山這類小山,我覺得畫畫走山並重,比較適合「人形別寫」調性。
一般上班族都缺乏活動,戶外健行登山也是偶一為之,平常習慣了水平式移動,缺乏腳關節較大幅度轉動,突然來一次登高,很多人僅這一次就變成最後一次。為甚麼呢? 因為關節受傷了,從此談山色變。
(為甚麼會受傷呢?原因當然不一而足,通常以「休息步」來上登,「之形」走下山來避免關節過勞,一個全天的山行,休息兩三天就OK了。)



陽明山國家公園最高峰就是七星山(1120公尺),大眾路線有三條:苗圃線(從第二停車場)、冷水坑線及小油坑線。心裡想著:倘若還有第二次、第三次的「登山寫生」,就是另兩條路線囉。
這一次「人形別寫」繪畫班「第一次登山」,竟然號召了五部車上山,目的地是小油坑線登七星山,全程1.6K,來回約兩小時。
一路有幾個顯著的地貌來作題材,服務中心旁的大硫氣孔、第一展望台前的向上坡道、背風處的昆蘭林、以及從第二展望台前的七星主峰的火山口特徵等等。
拜天氣放晴之賜,以七星山為軸心,站在七星山頂可做360度的展望,成盾形火山的大屯山(1092公尺)、磺嘴山(911公尺),以及錐形的竹仔山(1098公尺)很不尋常的出現在眼前。
此外,在山頂逗留許久的山客,愉悅舒適的神態也很好入畫。
全程下來,不知不覺,一本全新的速寫本竟用去一大半。


東北季風還未大肆侵入,「丹山草欲燃」也不如預期中出現,不過水氣旺盛,天蒼蒼地茫茫,雄闊不失秀麗,遠山近景一一入畫,此行人人都有豐收。
山岳畫大家可能比較不常碰觸,我覺得從中國山水畫的寫意入手,對我們比較傾向於速寫風格效果應該還不錯。
水彩的流動性與水墨有異曲同工之妙,也有畫友始終拿鉛筆速寫。
習慣速寫之後,即使參加一般的登山隊也能從容下筆,這是一項優勢,果真有天
到喜馬拉雅旅行寫生……想起來必定是很令人期待吧!
朋友們! 你說是嗎!

花蓮豐田村寫生之旅

圖片
常住台北都會,最嚮往的旅外去處就是花東。
畢業後的第一個軍旅在台東,停駐時間將近一年,不長不短,軍旅生涯餐風露宿,成天整裝待命,最後習以為常,令多少男兒終生難忘。

照理說,這實在不能成為鍾情花東的一個理由。
回想在這段軍旅生涯中,早也操晚也操的日子裡,有一天發現此地幾乎沒有路標,地圖上還是一片空白,簡直就是當年心目中朝思暮想的「探險天堂」。這個發現之後,每逢部隊放假的日子,就樂得獨自一人拎著背包走入東台的大山小丘,成為營中同袍眼中的怪胎。每當回營背著同袍異樣的眼光心理卻時常暗爽我又何德何能。

想起當年在東台山上,人煙稀少,竟日碰不道半個人影,偶有少數做山的男女在烈陽下埋頭工作,突然一個陌生人從林間穿出現身,經常把這些人嚇個半死。
好景僅此一年,自此之後,這一離別足足三十年的光陰竟沒再回來花東。
這一次我們要來花蓮的寫生之旅,就是充滿著萬分期待與熱盼,似乎與小小學生要遠足的興奮之情差堪比擬。


很清楚的被告知此行目的地-花蓮壽豐鄉。
打開地圖,可以看到壽豐鄉有多遼闊。處在中央山脈與海岸山脈之間,這一路可從花蓮直到台東的所謂花東縱谷,一派平疇安靜的田園,壽豐鄉就位在起頭,木瓜溪與壽豐溪從谷中奔流穿出,向東與花蓮溪合流後北上,急促流向太平洋。壽豐鄉就位在這三溪合流所形成豐繞的沖積平原上。
壽豐鄉的北邊突出一座小山,叫做鯉魚山,鼎鼎大名的鯉魚潭就靜靜的橫躺在兩山之間。最值得注意的是, 鯉魚潭以及荖萊溪跟壽豐鄉的關係十分密切。
後來,從壽豐鄉文史館的介紹中略知,這是一處移民之鄉,次日我們徘徊、停駐一整個早上的豐田村,就是典型的一座移民村。
此行搭自強號火車,這是一次很棒的火車之旅,也是一次清楚的再認識台灣田野農村生機蓬勃的映像之旅。晚上住在有老樹收容所美譽的「怡園渡假中心」。
次日一大早,不囉唆,我們一行人騎著單車飛快穿過一排排樹林,越過金陽灑滿的青綠田園,試圖接近迎面高聳的中央山脈。眼前灰濛的山體與綠油油平疇田野形成強烈的對比,不過,即使行過長長通往豐田村的狹窄道路,不時停下來四顧衡量,卻好像總是沒有拉進多少距離。
休耕中的農地,似乎一直連綿到山腳下才被阻斷。
然而,我們向前所看到田野,並非是水平的延伸到山腳下,而是以幾乎難以察覺的坡度向前伸展到遠處的山腳,這一點小小的差異,使你可以在畫面上多一兩道層次,構圖上也增加了深度。不過,就畫面上的深度,若有一處高地可以居高臨下,那會是一幅更完美的田野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