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06的文章

遊貴子坑,送別2006

圖片

泰雅爾族的祖靈傳說

圖片
相傳相當於挪亞方舟時代,大海漫漶,及於現今大安溪上游一帶
族人無路可逃,頭目遂帶領全族齊聚最高的山頭 --大霸尖山
族人在山上求神禳祓詛咒,先以畜牲丟進海裡, 大水不退;
一名自願犧牲的老婆婆在跳進水裡,結果不但無效,海水更佳 凶疾浪激,洶湧的海濤還傳來怒斥:
你們的罪孽太深重了,天神要全部收回你們的性命 ;
經過一番調查,是誰犯了深重的罪孽,後來終於找到一對亂倫的兄妹,族人遂依旨抓住這對兄妹,丟進大海,
滔滔海浪終於都退回海裡去了,
海水退去之後,留下來東西南北幾條大山脊
而山脊和山脊之間的坑谷,便是今天的蘭陽溪, 淡水河 基隆河 頭前溪 後龍溪 大安溪 大甲溪的源頭活水
原來逃避山頂的族人,遂沿著這些河流一批一批向西方疏散,先定居在上游,逐漸再延及中下游一帶
這群人後來分佈營生的區域,就是今天泰雅爾族人的原始故鄉

泰雅爾為台灣高山王國,就算僅僅是一個象徵,我心底卻是無比尊崇的認定這件事實。
自從當地子民們宣稱「馬告檜木國家公園」的範圍之日起,真理一直是向著這一邊。
「馬告檜木國家公園」包括桃園復興鄉、宜蘭復興鄉、及新竹尖石五峰的高山地區;地緣相近的北縣烏來鄉也可算進去, 整個來說就是蘭陽溪、淡水河、頭前溪及大安溪發源地,範圍廣大,而這些高山地區全是泰雅爾祖先及這一代的生活地。

我們所一再描述香格里拉的世界-指的是喜馬拉雅山上穩藏了許許多多的小小王國,此景此情,如眞似幻,然而, 泰雅爾高山王國,卻是生靈活現的,不論來自何方,現在已形成齊聚共同融合生活的故事。

一段即將消失的原始海岸

圖片
首次來到此地,已是十來年前的過往了。
去年十月,相約內人環島一周,幾經延宕,終以實現。
過午時刻,從墾丁經滿洲直驅旭海,接近旭海村外,找了一處海灘停了下來,
有林投檔風,木麻黃遮蔭,坐在灘邊雪白漂流木上,兩人與翠玉大海對望,
久久難捨離去。
年初公路總局開始安朔至旭海段的公路施工,
此段公路施工極不尋常,已發行地圖上用虛線標示-尚無公路可通,
另有一小段空白,從港仔到佳樂水地圖上仍是無路可通的原始海岸。

12月12日, 在自由時報讀者投書「台灣必要的缺口 永續發展 我們需要一段純天然海岸」上看到高雄義守大學林鐵雄副教授殷殷懇切寫下這一段;
「這段宛如璞玉般的海岸線 , 有綿延的礫石灘、美麗的沙丘、突立的海岩角、天然海蝕巖、特殊海岸珊瑚礁植被、海岸林以及瀕危的椰子蟹等。因為道路不通 , 留下了原始的樣貌 ; 因為交通不便, 保留了全台未開發的最後見證 ; 因為沒有道路 , 擁有未經公路開發過的寧靜與原始。然而道路即將切割土地 , 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
台灣公路四通八達、上山下海,十分方便有餘,有必要最後拋開小小兩段原始的海岸,以人工聯接
「留下安朔至旭海這段短短的缺口 , 其實是台灣社會邁向永續發展的一種象徵與承諾 , 也是給我們自己的未來留下無限的出口。」
一經人工施作,大自然難能恢復原始舊觀。
50年代之前,北海的貢寮,龍洞,水湳洞,曾經是僅有翻山涉水的羊腸小徑,跡近原始的礁岸與沙灘相接,
若干塵封舊照之中存有龍洞鼻頭角一帶的原石礁岸景觀。
北海公路開通之後,礁床爆破成九孔養殖,今天再轉成臨海泳池 ,時人不覺其實已面目全非
時光不回,這個兩照的衝突,實在令人扼腕。
原始龍洞的礁岸已然失去,期望不必,也不會再重現這樣的不智在台灣的南偶。

龍山白色部落

圖片
苗栗泰安汶水溪旁, 有龍山部落, 人稱白色部落。

日據時有警官駐在所,房舍覆蓋鐵皮的屋頂,日照時會反光,故有此稱,又稱此區早期有狗熊出沒云云。
水雲三星--虎子山、橫龍山及上島山, 皆高過千米 ,昂首鼎立汶水溪上,饒富山水之勝。現今部落區溫泉民宿、會館夾道林立,即使非假日時間,遊客穿流不絕。 我們繞過橫龍山腳, 來回遊走「橫龍古道」,「龍脊」上可遙望東洗水及更遠雪山群峰,半途有岔路可連通南庄八掛力等地。看熱心岳友的標記,近在眼前南庄名山—加里山竟然還有三小時路程之外。 此道史跡斑斑, 道上殘留有清以來隘寮及砲台廢址,無言述說往日利害衝突。 回程途中, 往下探望,只見仰向藍天的龍山部落,紅、黃、藍各色屋宇,如花朵盛開,點綴穿插在綿綿綠海之中,偶有刺眼反光,穿透枝枒樹梢急閃而過,我們心知其實不過是汽車反照的陽光。
20051217~18橫龍古道 馬拉邦行

柿柿如意 2007

圖片
民都由山下三嫂的家20061124~25
不知何時起,紅柿已在台灣高山上成果豐收,據知是來自日本的品種,現在遍及北部海拔千米以上高山部落。
歲末, 一個難得放晴的週末,相邀來到新竹五峰鄉,以吃緊的力氣爬上這處叫三嫂的家,海拔約有一千六百米。這棟鐵皮房舍蓋在此地最高峰下的一塊小平台上,一眼望到溪谷都是夫婦倆數著14年來墾殖粒粒辛苦果實。

Shakalu 霞喀羅

環目所及, 此地泰雅爾族民稱Shakalu(被翻成霞喀羅),意為砂石鬆散之地,921地震過後, 及近幾年的颱風豪大雨將此區濫肆攪和, 山區已面目全非,專家也莫可奈何,僅應允三兩年後, 大勢底定再談修護云云。
次日, 天光初現,一打開屋門,就見族人的聖山-大霸尖山突現於層層山巒之上,雖然形如浮印的一小片淺影,已令眾人心悸無言。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圖片
徐慶榮 1955~1983
苗栗人,1979年冬玉山救難隊員之一,是一名十分傑出的馬拉松長跑者 ,1982年與梅業明、吳錦雄同登上印度白針峰(White Needle Peak 6600m) , 卻於次年(1983)10月在印度匹古巴特峰(Brigupath 6772mm,India Himalaya)登頂途中與隊友黃仲杰,雪巴昂巴桑墬落斷崖失蹤。苗栗山友感懷其對岳界貢獻,在馬拉邦山頂立有紀念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