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1的文章

Freedom of The Hill

圖片
今年夏天有一支登山隊前往喀拉崑崙,企圖挑戰8000公尺級巨峰博羅德峰(Broad Peak,8047m),最後在距頂峰50公尺處撤退。


雖然沒有登頂成功,卻是一次意義重大的創舉,壯麗的喀拉崑崙山景得以傳回國人眼前,更可貴的是,這是一支自主組隊的隊伍,充份滿足自由登山的精神。

如何解釋「自由登山的精神」?

簡單的說:

“走一條不一樣的路”

“以新的心情來面對”

我們會常簡單的將行動稱為成功或失敗,然而登山探險的目的,是否僅此而已。

山岳活動充滿不確定性,也沒有太多規則可循,運氣,或許有,厄運,也難迴避,

因此除了充分的各種準備外,進入山裡,你就完全獻給了大自然,稱之為與自然共舞亦無不可。

喀拉崑崙的冰河與山峰對探險家有超級的吸引力,但也是最具殺傷力的煉獄。

我為這些年輕人的成熟激賞,也為他們能安全的將自己帶回來而慶幸。

看龜山島

圖片
看龜山島,久居宜蘭的「鍋蓋叔叔」可以列出一大串最佳地點。


這次選在三星鄉山上的一處道教聖地-玉尊宮,

海拔估計200公尺,越過蘭陽溪床上的三星鄉及羅東鎮,龜山島的全景近在眼前。

青蔥盛產地,加上甜美的「上將梨」,三星鄉的「宜蘭厝」似乎比他地建的更闊氣。



「陳定南紀念園區」新建在這片田野中。



前一天已從氣象預報得知「南瑪都」颱風來襲,當天又是王建民今年重返大聯盟的第六場先發,一早起來,已有外圍環流的間歇雨,內心其實有點天人交戰,

“不看棒球啊!”“風颱ㄟ!”

再確認颱風走勢,還是走上雪隧,到了礁溪找到「鍋蓋叔叔」。



上一次仔細看著龜山島已是四、五年前了。

那天下午沿路走下礁溪富士山,逢上雙彩虹掛在天際,

直到今天眾人猶然津津樂道,

巧的是,今天到齊的竟是當年原班人馬。


台灣之光

圖片
今年的「台灣之光」除了8000公尺巨峰級喀拉崑崙博羅德峰(Broad Peak)遠征隊,年僅24歲曾雅妮蟬連英國高爾夫公開賽后冠,還有在MLB打拼的郭泓志與王建民。



為什麼受到這麼廣泛而深入的注意,不分老的少的,我認為有一大部份來自於他(她)們在完全自主,沒有任何奧援,投入開放卻競爭激烈的環境,為實現自我,以實力站上了領獎台。

這幾位年輕人幸運的投入相對比較不會受到官僚體制牽制的運動領域,符合我心目中“Freedom of The Hill”精神。

自然的環境是美好的,同時也是險惡的,看似有一定的規則,卻經常出人意料的反覆無常。

自由開放,也表示一旦踏入就要步步為營,一時站上峰巔,下一刻可能墜入谷底。喀拉崑崙如此,MLB也是如此。

小王在受傷後兩年多,重新站上投手丘,恢復強投本色,這則身心煎熬的過程,令人欽佩,將來理應編入國小課程。

失敗家常便飯,成功不必強求,我們從這些年輕人身上受教何其多啊!。



鎮西堡的未來

圖片
這一趟的鎮西堡之行,車上多了一位「新人」,四十年的老友,隔天走基納吉山,仍然兵強馬壯,手腳俐落,一馬當先。
下山途中,她透露了一個秘密,原來平常一個星期五天練瑜珈,筋骨柔軟有彈性,肌肉的忍耐力也相對增強,言下不免有點得意。


墾地

開墾地一年比一年多,從標高據稱有1700米的民宿往遠處的神木區看過去,大概到入口停車場附近,山坡上已裂開了一大片土黃色的表層,成梯田狀的切開原本綠油油的原生林。

除了新光的聚落外,從2005年以來,上方高地不但陸續增蓋了設備更齊全的民宿,以一年一到二家的速度增加。

我在這地區最高民宿的上方快速的寫下這一塊所謂高冷蔬菜開墾地。



今年已是第二趟來訪鎮西堡,住在中壢的阿不拉說連這次今年已來第五次,
“攏是專工來看花”

到基納吉登山口還有四公里的產業道路,因產道整修,後段的路況跟前幾年來過的印象已有段差距,找到登山口時,太陽已經高掛天空。

意外的在找路中,從馬洋山的肩頭間瞄到露出的大霸尖山,晴空之下好比一顆金黃色的大鑽石鑲在墨綠頸項上,
又是一場無言的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