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8的文章

基隆河上游的釣客

圖片

十分樓仔厝

圖片

十分車站

圖片

四廣潭

圖片
91年台北縣政府建成十分旅客服務中心,也拉了這條橫跨四廣潭的吊橋,
行過吊橋,沿河岸步道走500公尺就是眼鏡洞瀑布,下過雨後,水勢頗為壯觀。

眼鏡洞上面又是一條吊橋,與鐵道平行,往前約100公尺就到十分瀑布景觀區的入口,
這個景觀區由私人租下收費經營;
進場門票一個人180元,據說擁有十分瀑布的經營權50年。

60年代之前,曾經看過這幅小而美的大瀑布印象,因此可以省下不看;
大批遊客也沒看進去幾個,後來聽人家說,這位經營者實力雄厚,也不在乎收費成績,
就這樣,十分瀑布如同被禁錮的囚犯深藏在密茂的林中,難窺真面目。

四廣潭反倒是此地的焦點,基隆河在此分成四處潭面成曲流圍繞服務中心,即使非假日,大型遊覽車載來人潮,看來頗受歡迎。

世界名山-聖母峰 Chomolungma 8848m

圖片

世界名山-南峰 - 羅孜峰 Lhotse 8516m

圖片

世界名山-大氣之神 - 馬喀鹿峰 - Makalu 8463m

圖片

世界名山-冰河之首 - 瓊奧尤峰 Cho Oyu 8201m

圖片

世界名山-大白山 - 道拉吉利峰 Dhaulagiri 8167m

圖片

世界名山-智慧之山 - 馬那斯鹿峰 Manaslu 8163m

圖片

世界名山-裸山 - 楠迦帕貝峰 Nanga Parbat 8126m

圖片
All 8000m Peaks
德國人之山 楠迦帕貝峰原載野外158 4月號(71.8.1)
「裸山」--楠迦帕貝峰
在坊間的地理書上,在喀什米爾這塊高地,你很難找到一些岳界熟知山峰的位置 , 由於這塊地區除了短期間的平靜外 , 第二次大戰後一直是印度與巴基斯坦邊界糾紛的焦點 , 以致於很多著名的山岳報導多集中在喜馬可拉雅山印度以東地帶 , 而喀什米爾北方的喀喇崑崙山脈及喀什米爾本身一直給外界一個很模
糊的印象 , 至於世界第九位的高峰---「楠迦帕貝峰」(Nanga Parbat, 八一二五公尺 ),連登山者也不知位置在那兒。

在上述這兩地區卻擁有K2、布羅德峰、加歇布魯木 I 峰、加歇布魯木Ⅱ峰與楠迦帕貝峰 , 總共五座八千公尺以上的巨峰 , 至於七千公尺以上的高峰至少也在二十座以上 , 稱得上登山家夢寐以求的試身場所。

前幾年 , 戰事突然歇息下來 , 巴基斯坦和印度又重新開放喀什米爾地區供登山者進入 , 因此 , 像前述幾座高峰包括楠迦帕貝峰在內 , 又有許多可歌可泣的事蹟發生 , 雖然最近兩國政府又因戰爭理由對此山區時時封閉 , 但是在短短幾年內所締造的登山紀錄 , 已經讓等待了這麼久的登山家們引以自慰了。

本文的區域地圖係參照美國地理雜誌一九六三年五月號之附圖 , 山區地圖則輾轉從友人的書檔中與英文對照而得,而此區域的圖片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楠迦帕貝峰 (Nanga Parbat , 八一二五公尺 , 二六六六 O 呎 ) 為喀什米爾這塊高山地區的盟主 , 獨立的山容自成楠迦帕貝山塊。梵文中 , 楠迦帕貝為「裸山」的一意思 , 可以說是不被拘束 , 具有兒童般天真性格的雪山 , 這一點從以後所介紹的登山史中 , 不難知道他發起怒來不管後果的頑童性格,是如何地讓登山家們又愛又恨。

早期的探險
自巴基斯坦北方的羅瓦賓地 (Rawalpindi)搭飛機到吉爾吉特 ( Gilgit ), 途中便可以憑窗望到楠迦帕貝峰的南壁 , 此一南壁高達五千公尺 , 真是世界上最大的峭壁。德國叫它為「魯帕爾壁」 ( Rupal Face), 到目前為止, 只有1970年的奧國隊試過 , 下文中會詳細介紹。

西北面也出奇的高 , 第一次征服此山的德國登山家發現 , 為開始登山所設立營地的高度距峰頂還有四千公尺 , 與玉山的海拔高度一樣。這一項攀登高度也是其餘山峰所不及的地方 , 即…

世界名山-豐收的女神 - 安娜普納第一峰 Annapurna I 8091m

圖片

世界名山-聖者的居所 - 希夏邦馬峰 Shisapangma 8027m

圖片

麟山鼻海邊棧道

圖片

北海風稜石

圖片

布洛灣環流丘

圖片

建仔沉痛的第八勝

圖片
不妙! 建仔傷到了!

凌晨觀看現場轉播,畫面上看到建仔從三壘繞向本壘,通過三壘之後,建仔跑步的姿勢很明顯變調,踏上本壘板之後,就彎下腰來,對著迎接的二壘手坎農指著他的右腳------------
六月十五日對太空人之戰的第六局,建仔跑壘扭到右腳,
看到這一幕,當時的心情就如看的最清楚的隊長基特事後所說,當時腦子裡一片空白。

經過MRI檢查,據洋基官網六月十七日新聞發佈,照一切正常療傷,加上復健賽,最快要九月初才能復出。
這是比較樂觀的估計,紐約時報在第一時間甚至預言可能整季報銷,
可以確定的事,九月之前,大家都看不到建仔的即時現場先發登板。

現在洋基陣中沒有王牌投手已成事實,
總教練說 : 兩年各十九勝的王,沒有人可以取代。
看得出建仔的退場,對洋基球隊是如晴天霹靂的重重一擊,
隊長基特說,這時候要有人廷身而出。
這是洋基球隊發揮整合力量的時候了,第一號投手缺陣,卻不致太大影響戰力,會是球迷所樂見。

期望因建仔的受傷,轉成洋基,奮發向前的力量。
隊友若能因此「化悲憤為力量」,打入季後賽,也不致讓建仔心懷遺憾,

四月連勝不止時,不斷預測今年建仔會有更好成績,
這場受傷,讓我們認清球是圓的,會發生什麼事,沒人可以預測得到。

季賽開始,有人問王今年要幾勝,王自己親口說,
能幫助球隊贏球,身體健康就很滿意了。
然而,現在的建仔一定非常自責。

我們能做的,就是爲建仔的健康祈禱,
也為建仔的隊友加油,為建仔打出好成績!

2008-06-18

聽蟬

圖片

同學會

圖片
有個同學會是公司自辦研習會的「同學會」,短短四天研習會造就了往後的聯誼,逐漸發展成定期的聚會,一個月聚會一次,已連續達十六年之久,比在學的同學會都還要密切、長久。

其間,有少數幾位離職,也加入幾位攀親(不同單位)帶(配)偶,因此一直維持著一個合宜的,不多也不少,頗有效能的聚會模式。

近十年,台灣各地休閒設施日漸完善,山徑幽靜,森林繁茂,聚會型式多在大自然中舉行。會後總有個感覺,彼此同質性高,聚在一齊泰多老生常談,難有新意,然而,我想或許這一段歲月經常受到大自然的薰陶,最後總是能相互勉勵分憂,成了這類聚會的價值,也因此能繼續至今的原因吧。

2008/6/10寫

桃園新建高樓豪宅

圖片
婚後一直生活在五樓公寓中,實在難以體會高樓大廈在裡頭起居出入的情境
近幾年豪宅林立,好比雨後春筍,有低調內歛,古典後現代,大多豪華炫耀,各擅其勝,共同的特點就是十分昂貴,因此更覺得高不可攀。
也有機會因緣際會,得以短暫停留在這樣充滿貴氣的豪宅中,一樓大廳如同五星級飯店,保全戒護十分完整,感覺如同好萊烏電影中的場景。 其實所謂的豪宅,等級也有多樣化的趨勢,平民化的豪宅逐漸居大,從大都市往外圍城鄉發展,田園豪宅,山中莊園,比比皆是,你我生活其中,很難視而不見。


台大急診室守夜

圖片

平溪岩壁

圖片

土城三粒半半日閒

圖片

台北安和路街樓

圖片
辦公室搬到安和路這棟18層大樓,已有十五年之久。

從五樓的落地窗望下去,面對就是圖中這排二層樓簡樸的店家,家家往街面伸出看板店招,與垂下的屋簷,窗台構成不一致的交錯,以致難以分辨其實是同一類型的屋樓,又因日曬雨蝕,導致二樓以上的牆面給人不但灰暗,而且蒙上敗陋的錯覺。

還有一家保留最始的木製窗櫺,這一特點讓我興起了將這屋樓寫下來的念頭,不過在之前這麼多年卻始終未曾動筆。

一樓經營早餐店,打鑰匙,雜項五金,水電行等,二樓作起居住家,店面給亭仔腳佔掉幾有四分之一,可見內部空間不會太寬裕。這排摟房邊角一小塊空地,可以停上二部車,邊間人家就做起洗車生意來,從這進去可連通到通化街夜市。

緊鄰一棟十來層豪華大樓,還有一家洗車停車場,再過去就是立人小學,據說是間高學費的學校,上下課有專車接送。

在台北久住會有一個認識,這些所謂陋居的主人,大半是老邁夫婦,生意的事已經傳到第二代第三代手上,不是鬧區,所以都是最基本的小生意,不過都幹的很起勁。
有一些人我知道的已搬進附近的豪宅,地下室停了名車,一早走路到對街幹活。




勉建仔

圖片
四月連勝不止
5勝,0負,無關勝負1 ,防禦率 3.23
一時之間…上看24勝…有望進明星賽…角逐賽揚獎…,種種樂觀預期紛紛出爐。

再勝難求的五月
1勝,2負,無關勝負3場,防禦率 5.03
後三場失分達17分! 王怎麼啦? 受傷? 伸卡球失靈?
王主投六場投得不好,但是也不算不差,洋基三勝三負,勝率五成;這三負當中除了5/12對大都會大比分落敗(12比2)之外,其餘兩場分別僅有3與1分自責分的優質先發。





沒有人可以取代他

進入六月,洋基籠罩在新人火球王張伯倫轉先發衝擊中,第一次先發登板,佔據紐約各大媒體的版面,連傳奇奪得九勝的39歲老投穆希納都被這波浪潮淹蓋,創生涯紀錄六連不勝的王,更少受注意,頂多教練在賽後一再強調王建康無礙,稍作調整即可,不用擔心等等。
連三場王的不穩定是事實,粉絲十分緊張,紐約的球評就相當樂觀。
當然也不可否認,假如王不再做改善,甚至惡化下去,接下來洋基就很難玩了,畢竟沒有人可以取代他。

六月(六日)第一場對上藍鳥隊,控球不穩,一路危顛,不到五局丟七分被換下,眼看敗投跑不掉了,最後洋基驚奇逆轉勝出(9:8),這一場王又無關勝負。
一路看下來,今年的王其實一直都是在強運中前進,雖然個人掙扎,就結果論好像都將球隊帶向正面的方向去,這是相當神奇的事。
合計王出賽13場,洋基贏了其中的10場。
(這是球隊最想看到的結果)

期望六月轉運!

任何球員都會遇到低潮,這次建仔的低潮終會度過,只要身體健康繼續留在場上,就能帶來團隊勝利的希望。
競賽充滿著不可預測性,棒賽也是如此,看到六月六日的結局,爲什麼會說不到最後一位打擊者出局,比賽就繼續進行中,勝利也就可以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