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0的文章

北濱

圖片

加里山森林

圖片

鹿場雜記

圖片
下午三點多一群人住進苗栗加里山下「一葉蘭」民宿,四遭一團濃濃迷霧,
加里山在哪方向,眾論紛紛。

不多久,厚厚的雲層卻馴服的退下,露出兩旁雍容的脈勢,
最深底的鹿場溪竟然隱約可見,
阿不拉指著說;上次還是從那兒一路爬上來,
接著大聲的說,遇到颱風,路塌了,車子開不出去,被困了,
後來勉強走出去。

什麼時候的事啊!
“哈!十幾年前囉!”

這家民宿的老闆是一對兄弟,哥哥自稱住過台北大部份的區域,
然後就一五一十的數起來。
原來曾經做過好長一段時間的房屋代銷業,直到生活乏味,轉進山林,這才如今天的「一尾活龍」(自稱)。

眾人對他自我感覺很優的房間設計提出嚴厲的批評,
建築達人阿嚕給他專業意見,從內到外,說明的清清楚楚,
但是看起來一點也沒路用。

開過餐廳,當過大廚的阿山卻成了他弟弟挖寶的對象,
認識阿山已有四十年之久,還沒見過他這麼的熱情,
旁人聽到入神,這些是壓箱寶、是不傳之祕啊!
\弟弟佩服得五體投地:

“哇!這可是少花我十年的工夫ㄟ!”

阿山一聽,更是樂了!



加里山去回

圖片
一葉蘭民宿老闆一派稀鬆平常的說:“每年總要四到五次上去救人。”

望過去,天色已迅速暗淡,好似白浪翻騰的雲海已逐漸染上鐵灰色,不消一刻,令人神迷的雲海,已經完全罩上一層厚厚的黑幕。

早上上山的人還不見蹤影。

晚上八點時候,一葉蘭民宿老闆摸黑上去登山口接人下來,是一群可以裝滿小巴的大隊伍。

眾人以為可以舒一口氣,沒想到那天晚上十點又有一群人摸黑被帶下來。

我早早就去睡了,後面還有這一隊,早餐時候有人再加以補充。

“昨晚九點已經通聯山青待命上山救人了。”

中程山被「郊山化」,我看是一個極大的錯誤,中程山還是中程山,郊山就是郊山,這兩類型的分際是相當明顯的。



八煙黃昏

圖片
從上磺溪停車場到擎天崗,來回6.4公里,烈日當空,兩壺水一滴未剩,一趟精簡版的魚路道。

相偕下到天籟找東西填肚子,天籟會館的午餐到下午四點半。餐點豐富,價錢還算公道。不過,來此可不是貪圖天籟會館的享受,從外廊環顧磺溪山谷,才是來這裡的主要目的。如果沒有很多時間到東部或高山地區,這個台北的後山,其實距離近,有山有海,長住幾天,也不輸國外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