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狗的婆婆


第一道晨陽越過蔥綠的山脊,傭懶的鋪上猶留有寒氣的水泥地,
這位泰雅爾婆婆已在就緒的編織機上熟練的工作了
我禁不住的掏出所有的金錢交換了兩條她的創作

垂掛在客廳牆上也已多時
經常想著來研究一些有關這些織品的種種
卻始終不了了之

這天回到家門
一抬眼
兩條長長織帶如同雙臂展開歡迎
穿過灰矇的時空 約略顫微的緩緩舉起

手執著垂下來的流蘇
那已深刻著歲月的臉頰
雖然十分遙遠
卻仍然依稀可辨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