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連峰縱走 1971

奇萊連峰縱走
張文溪

這次縱走奇萊連峰 , 是以黑底塘為起點, 越奇萊東峰下天池保線路。
山徑狀況,除了奇萊北峰鞍部以前有斷續的路跡及裏峰下的小徑外 , 皆為稜線道;其中主峰經卡羅樓至包梯瓦拉山間 , 多為兩面崩陷的斷崖 , 因有叢生的杜鵑與香青 , 緩和了踏臨瘦脊的心驚 , 不過似無止境的斷崖頗為險峻 , 此即所謂的「奇萊斷崖」。

前兩次攀登奇萊連峰,兩次失敗;一次天氣不好撤退,另一次有隊友扭傷了腳。雖然如此,但是兩次都回到合歡山上宿營,難得享受了悠閒的假期。

行前一再看過前輩先進們攀登紀錄,這些歷經奇峰險峻的可貴經驗 , 加深了解奇萊,以及攀登途中安定的心理。臨行前留意到劉長洒先生的一句話「奇萊之奇不可輕視」。

感謝一元兄趕來送行,貼心的提供了一份美軍口糧。這份口糧內容豐富,除了各種餐點之外,有口香糖,還有迷你盒裝的Marborllo香菸。這份口糧的意義也十分重大,身陷卡羅樓斷崖那天,三人都已斷水,幸虧有這份十分入口的口糧,在這最虛弱的關節眼上給三人補充體力,以致於能夠撐過去,在此深深感謝。


小魚是T大數學系高材生,聰明絕頂,主意不斷,但是一旦King大哥開口,我們兩人簡直如接先知,因此這次準備,一切以King馬首是瞻。


一、縱走日期 : 六十年十一月六日至十一月十一日
二、人員 : 領隊/張文溪 , 糧食/張公達(小魚) , 攝影及技術/張敬忠(King)
三、行程紀錄 :

十一月六日 晴台北----埔里

小魚與King都是野外爬岩訓練班的繩伴,三人都有相當程度的繩隊經歷,結伴宿營爬大山卻還是首次成行。

小魚的祖籍上海,King童年與父親住過上海一段期間,因此兩人頗有「同鄉之誼」,一路話題自然源源不斷。King大我們半輪,個性四海,又懂得生活情趣,一旦投入一項活動,就善於行頭打點,例如 : 剛進口的美國REI橘紅鋁架背包,腳穿LOWA德製登山鞋,一身打扮,實在稱頭。

高中時代我在一家上海人開設的書店半工半讀,與主管、老闆,及老闆的家人,幾年下來的相處,深深感受到什麼叫做「體面」,什麼叫做「寒酸」。典型的上海生意人,更是稱得上「體面」、大有「派頭」。
小魚堅持愛用國貨,穿登山友大皮鞋,但背包也是與King一樣的美國進口貨。

我是一身克難,省吃節用,有一具用了多年的日式帆布大背包與同樣歷史的登山友大皮鞋,除了這兩樣比較像樣的裝備之外,其他身穿的,炊具都是從萬華的二手貨市場廉價買來。
所謂奉行功能至上主義者。不過,有兩位「派頭」十足的夥伴相陪,心理上,行動上都感到相當「體面」。

我們帶了一頂隧道型帳棚,重量很輕。外加一條四十公尺長9m/m登山繩。
King大哥還是美食者,此行看他倆辛苦準備的糧食與菜單,實在比較像叫外燴,不但菜色齊全,質量也都是上選。

凡此種種「豪華」與老夥伴一元兄習慣性「克難」山行兩兩對照,不禁大嘆 : 見識到了!

今晚宿埔里的「日月旅社」。



十一月七日 晴
埔里—霧社---松雪樓---黑底塘---溪谷

一大早,三人雇了一部計程車直奔合歡山。
一路瀏覽奇萊連峰 , 狀似鋸齒的逆掩斷層山脊頗為險峻 。背向晨曦,黑色山體罩上一股神祕氣息,難以捉摸。

八時抵松雪樓 , 停留半小時 , 在管理人員的祝福聲中負起沈重的背包走下小徑,
九時許上到三一二零第一座山嶺上。眼前一塊廣大草原延至北峰下,直到塔次基里溪源。其中有幾口晶瑩小池 , 蒼松如生龍盤虬巨石之上。
沿三一五 O 峰下一小徑 , 十一時半路過「黑底塘」,有獵寮遺跡密藏於箭竹叢裡。
今年(60)的八月廿七日中華體協登山會劉長泗一行路經這座水池,取名為「黑底塘」。
大家齊集塘畔研究水質未發現異狀 , 雖有肉眼可見的小紅蟲 , 但飯用似無大礙。張玉龍兄還當眾飲下數杯, 惟塘底因終年不斷的落葉沈積致呈現黑色 , 因此一致認為應更名為「黑底塘」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解。

這座水池位在銜接合歡山與奇萊山的寬稜鞍部,前往奇萊山必經之處,之前隊伍都會提到這座水池,池水終年不凅,池內蓄積腐葉,因此池水呈現暗褐咖啡色,
之前有山友稱黑水池。
循池旁右方小徑 , 此後路徑有多段塌毀 , 但稍加注意不難接上頭。溪谷為第一日的宿營地。
午後三時抵達溪谷 , 「老大」一馬率先在溪源嚐了幾口冰水。
三人合力鏟平一塊可供架營平坦地。晚上在幽黑的溪谷中度過。




十一月八日晴 溪谷---3400m鞍部---北峰---回鞍部宿營
早晨七時半動身,溯溪十分鐘後抵崖壁下 , 登山口在溪的
左岸 ( 即前進右方 ), 有黃色塑膠帶綁於松枝上 , 一棵巨木橫躺在入口道上 , 有刀削痕跡 , 這是我在台灣山岳會報中 , 讀到先進林武生在民國五十九年所作的簡記得到的資料。因此這一段可以說毫無困難,清大遇難同學卻在此徘徊將近心整日。
到鞍部之前是一段支稜斜坡 , 雖不甚長 , 自溪底算起有六百公尺高。我們在午後二時四十五分抵鞍部 ( 3400m)。
此時主稜短箭竹草原坡上 , 染上耀目金黃色色彩 , 好不誘人。架好營帳後 , 即向北峰出發,
一小時左右抵北峰的南稜下。南稜猶如南壁邊刃 , 劃開合歡山及遠方雪山山脈與花蓮、台東海岸山脈,然後西下塔次基里溪與西壁相連 。由其逆掩岩棧所佈下的層階, 直上頂端都是垂直豎立。由於南壁下的岩溝是前人開拓的路途, 我們不知道南稜是否有人走過。大家一付躍躍欲試的神情 , 似乎不容考慮退縮了。

預料有相當困難,經過四十分鐘的掙扎終抵崖緣 , 基石在不遠處。三人在頂上互相道賀 , 滿付稚氣的面孔難掩內心興奮之情。
這是海拔三千六百 O 五公尺的奇萊北峰 , 此行第一座山峰之登頂。

十一月九日 睛後多雲 鞍部---奇萊主峰---卡羅樓山頂宿

太陽遍照大地後才遲遲動身 , 走在舖滿短箭竹的稜線道上非常輕鬆。走近池山下發現一 小座「冰池」, 沒有料到在此乾燥非凡山頂上竟有此豐富水源 , 三人分配裝滿了九隻水壺的食水 , 以防萬一。不過這層顧慮實在多餘。
十一時抵主峰下 , 十二時上頂。此時遠方已有濃雲湧起 , 撲向中央山脈。四周名山 , 峰巒不容多瞧 , 匆匆下至主稜,面對著杜鵑與香青叢生的脊樑。午後倍覺困乏 , 加以重裝難以疾行 ,
跌跌撞撞在此走了將近二個小時 , 近下午五時才抵卡羅樓山下。
為了明日行程 , 一方面藉以彌補適才錯失的好景色 , 有意在卡羅樓山頂露宿。待上了頂 , 發現雲霧己封閉了整座山區 , 好教人失望。
暴風雨在午夜來龔, 嬌小的營頓能經得起嗎 ? 三人在半溼睡袋中顫抖,一夕無言。



十一月十日 暴風雨 卡羅樓山頂---奇萊斷崖---三三四三峰下

好不容易等到天露曙光 , 在雨中收拾一切 , 轉回來路齊下南面斷崖,雖有杜鵑枝根攀引 , 仍不如繩索穩當 , 用了二次才下到稜線上 , 花去了一個小時。能見度不及二十公尺。
這真是一段令人灰心的路程 , 前前後後也不知下了幾次斷崖,稜脊上也不見得好過 , 三人置身於迷濛的山區找不到目標。自啟程一直到午後大雨未曾稍停過,全身盡溼。塞了幾顆巧克力繼續午後的搏鬥。 有幾次試圖下乾溝翻支稜以尋較安全之路徑 , 結果都陷入齊身高的香青叢中難以自拔。最後只好承認稜線是最近的路程 , 雖然每人心頭都佈上一層恐懼感。

當黃昏降臨 , 在下一溪谷幾無力返回稜上時 , 始放棄今天抵天池的打算。在三三四三峰下,臨空崖上發現一塊漥地,勉強將營帳架上去。一停了下來,飢餓 , 寒冷齊擁上來 , 今夜又不得好過了,三人心理已有準備。

十一月十一日 ( 雨、陰 ) 三三四三峰下---奇萊裏山---奇萊南峰---天池---雲海
與昨日同樣的步驟 , 合力收拾一切 , 冒著雨一心想衝過雨霧籠罩的僻野。
昨日曾抄左方山腰結果退回, 以今早山影均方向巡視, 應循右稜下的樹叢才是正途 , 果然發現有踩斷的枝椏, 證明有人走過。滿懷孤疑在迎向裏山之前的香青叢中上上下下。
按地圖指示到此應達裏下之草坡 , 但參雜松林、香青。結果經兩三小時與香青 , 杜鵑纏鬪 , 九時許終於在朦朧中前方出現了山影,草坡也出現眼前。多日來的折磨精神不覺大振 , 吞下幾片餅干,十時正抵裏山頂 ( 三三八OM) 。三人出現了第一次笑容。
裏山下方已有路跡可辦 , 是一相當寬闊,經過開闢的道路。大約一公尺寬。但是一到裏山
下即中斷,令人費解。
沿山腰一直到南峰下都無用困難 ,身心之輕鬆筆墨難以形容。十一時四十分上奇萊南峰頂 ( 三三五七 M) 。
此後直下天池保線所 , 借用了該所廚房大煮起來,因幾天下雨全以乾糧渡日 , 主食如麵 、米未曾動過。搞了將近一小時 , 一大鍋的麵條沸騰 , 香氣四溢 ,不覺食指大動 , 直撐了得大眼瞪小眼。
午後四時抵雲海保線所,又承該所班長款待 , 當晚準備了十分豐富的酒菜為我們洗塵 s 盛情殊司感。





後記

(一)自去年七月二十五日清大山難後, 登奇萊者反而增多 , 記錄可查者已不下十隊之多。因此奇萊山莊之興建實在是刻不容緩的工作 , 希望登山者都能夠貢獻自己義務。
(二)「奇萊斷崖」比聖稜線有過之而無不及 , 若能攜帶一條三十公尺長輔助繩最好 , 當然登山繩更佳。
(三)有關「奇萊主山北峰的南北兩稜能不能沿稜攀登。」的疑問。此行除了一探奇來斷崖虛實外 , 實在是證明南稜這一條途徑。上北峰之各種路徑當中,南稜無疑是相當困難之一條。只剩西壁及北壁兩面尚未踏上登山者的足跡 , 有待後人努力以赴。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