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全茂_「細道邦山縱走馬拉邦山」




本文獻由黃一元蒐藏提供
作者: 高全茂
原載「嵩嶽」民國五十八年一月十五日刊出

(一) 時間:中華民國五十七年十一月廿四日
(二) 地點:苗栗縣大湖鄉馬那邦山
(三) 參加人員:山岳協會林文安先生嚮導、本校(逢甲)劉廣良、高全茂,中興大學二位同學、中國醫藥學院二位同學與嶺東商專一位及中興大學助教共九員。
(四) 攀登山岳:細道邦山1060公尺,乳棟山1040公尺,馬那邦山1406公尺。及其他不知名一千公尺以上山峰五六座。

(五) 時間紀錄及活動簡記:

上午五時三十八分由台中火車站乘北上普通車北上,前一晚與劉廣良同睡社長家,與中醫學院吳(東瀛)、黃二位同學聊至深夜十二時多方就寢,次晨四人分乘兩部機車至車站與中興、嶺東同學會合後,一行有說有笑,毫無倦怠。六點五十八分車到三義站,林文安先生上車,郭先生前夜宿於三義,得知由三義到大湖的﹒公路因塌方未能通行,故臨時改變計畫,由車上補票到苗栗,繞苗栗到大湖。

七點二十分車到苗栗剛好趕上開往卓蘭新竹客運公司班車。
八點零八分經過大湖站,由此隱約可望到馬那邦山,有如站在玉山東峰望主峰,美麗極了。八點十七分到這南湖站的前站(關帝廟站),下車開始沿公路步行,約三分鐘抵高湖二橋轉左手方小路,再經獨木橋後沿牛車道上坡。八點廿八分經過泰和橋,八點三十五分在路旁小憩兩分鐘。再沿牛車路繼續上坡,途中因中興及嶺東兩位同學採集楓葉標本耽誤約兩分鐘,大家也樂得正好藉此休息。九點十五分在路旁(林高六00公尺)對照地形,抽根菸,九點廿五分再出發。九點三十分路漸上坡,林先生以為路途陌生,再對照地圖路線,耽誤兩分鐘後上路,不久開始下坡,到達鞍部是一片杉木,油加利採集場,有六、七名工人在工作,每人都以好奇的眼光注視著我們這一行,似乎在想都哪來的笨蛋到這種地方來。

由此轉入正東小路,沿石階上後再上陡披(約四十五度)。九點四十二分出陡披再轉牛車路繼續上坡。九點四十八分到牛車路盡頭,是一片大峭壁(約四十五度),由其間橫斷後再上陡坡,約十分鐘後到達上頭平緩小路。十點零五分到民家由正南方轉入東南小路,上坡。行約五分鐘到岔路,再向東南方續續前進,再行五分鐘經一片芭樂林,每個人的背起都裝滿了一粒粒的芭槳,滿載後才依依不捨離開。十點二十分進入桂竹林,繼續上坡。十點二十五分到達小路頂稜線上休息,左手方有棵大檜樹,劉廣良在樹上用斧頭畫有箭\頭指示方向。

十點四十分由此出發,元稜線轉向北方,由於沿途採集蘭花耽誤行程,延至十一點零五分到達稜線突出點—細道邦山主峰(1060公尺)。峰頂野草叢生,三角點被湮蓋,一群人在此像瘋狗一樣亂抄亂翻,還是未找到,最後由.中興大學社長提議開飯總算打破僵局,大家翻開背包,有土司、奶油、麵包、壽司、肉干、橘子、柳丁、蕃茄,還有一心堂的豆腐干,狼吞虎嚥後。十一點四十五分後才摸摸肚皮,有說有笑,整理好裝備,又心有不甘,再找尋基點,耽誤了五分鐘後十一點五十五分出發。

由細道邦主峰東南方小路沿稜線下山,十一點五十七分上細道邦山旁一山峰(A峰),在頂上見一木頭碑似基點未能知名,由鞍部一片香茅草林中穿過,直下鞍部。再繞過B峰山腰(未上頂),十一點五十八分到鞍部。由此上C峰,翻山後上D峰,後下坡到山腰。十二點十三分經過一棵楠木樹上長滿黑色可怕的野菌,密密麻麻的,在此有不明顯的分岔口(在樹後約十尺),由這條不明顯小路向正南方走。

十二點二十到達稜線上,有一條小路與稜線成十字形,從這裡向東南下到達馬拉邦高山族部落,由此西南下到達十點廿五分休息的位置,繼續由正東稜線上坡。十二點廿五分到岔路,往上走,往下到馬拉邦部落,由此翻山越稜,過E峰後,十二點四十五分到達乳棟山主峰(1040公尺),發現一圖根補點(石碑',有如三角點),大家嘰嘰喳喳在此討論了半天—三分鐘,往正南方不明顯小路繼續前進。

十二點五十七分岔路,由稜線上路。十三點再遇岔路,西向到苗栗縣東興村,再沿稜線向馬那邦主峰前進。十三點零四分岔路,由此西北小路達馬拉邦部落,再向西南方馬那邦山前進。十三點零六分到這鞍部空曠地,有棵獨立樹,及十字交岔路,由此分東、西、南、北四條路,東向馬拉邦部落,西向東興村,本來應該是向東下去,然後再轉南方;我們卻由南方小路直上稜線,以致後來陷入園始森林,痛苦不堪,且在話下。再說鞍部有片蕃薯園,巧遇一客家老太婆從西方小路上來,大概來採蕃薯,起先寒暄了幾句家常話,誰知竟然談開了,於是延誤到十三點二十分才出發,繼續由正南方小路前進。

十二點甘三分,遇到一模糊岔路,較明顯路上有黃金一堆,衛生紙尤新,據推測(未化驗)不似當站居民所有,可能是不久前曾有登山者由此經過,順道在此方便一下,以示此路不通之意;於是我們由較模糊一條小路前進,從此陷入原始森林,上不見天,下不著地,四處又髒又臭,只好摸索前進,又爬又鑽,莿棘又高又長,不小心便會有掛彩的機會。十四點二十分在森林中遇到一明顯小路,大家欣喜若狂,又叫又跳,繼續趕路。十四點廿五分到迫達一石碑處空地,為日據時代日本人所遺留紀念碑,標高1220公尺,碑已被翻倒於地上,由於方才原始森林的苦鬥,肚子已抗議,在這裡翻出一些中午吃剩的食物,休息十分鐘繼續趕路。十四點五十分穿過石門峽,這是稜線上兩塊巨石拱成的一個天然峽道,過此後是一片楓林,地上全是紅紅的楓葉,踏下去鬆鬆軟軟的,另有一種情調。再過去是一片芒草叢,長的比人還高,小路到此被掩蓋,只剩下模模糊糊的痕跡,為避免開路後容易迷失方向,大家乾脆沿小路穿過芒草的底莖隙爬過去,有如恢復到成功嶺的匐伏前進,一行人其樂融融,直呼過癮,總算嚐到「爬山」的滋味。

十五點十五分到達馬那邦山主峰(1406.5公尺一等三角點)三角點已為人連根挖起來,留下一個直徑約一公尺,深約半個人高的圓坑,三角點就放置於圓坑旁邊;坑內留有一張紙條用塑膠袋封住,紙上書有「大湖鄉後備軍人登山隊」等字樣;峰頂上大約是五公尺見方的平台,長滿了野草,草外雲霧範罩,一片白茫茫。據林先生說,天氣好的時候可以由此東望關刀山,西望千兩山,遠眺大科山,可試想奇景色之美。我們在這裡休息、拍照。十五點四十五分由原路下山。

十六點再經石門峽。十六點零五分回到石碑處,直接沿小路下山。十六點十六分遇岔路,往西下坡。十六點廿五分再遇岔路(此地標高1020公尺),分東北及正北兩方向,據猜測由東北上坡可到達十三點零六分時與客家老太婆遭遇的位置,我們向北走後,十六點卅三分又遇岔路,有西北及正西兩條,西北是平平緩緩的小路也是正確的途徑;向西是約三十度的斜坡,我們依照邏輯推論由較陡的斜坡下去,路跡越來越模糊,又因在樹林裡,天色已暗,大家心裡都有點惶恐,林先生以為天黑後,有明頭小路才好趕路,又為避免再陷入原始林,建議往回走到方才岔路後走另一條,大家欣然同意,轉回另一條岔路前進。

十六點四十三分玉十字路,照直前進。十六點四十五分再遇岔路轉向西下坡。十六點五十三分遇岔路轉向西南走,行約兩三分鐘後,到達一間獨立民房—詹貴妹厝,苗栗縣東興東興村五十八號。在此耍了一點茶水、幾番客套後,也於天色漸暗,匆匆離開,時為十七點正。途中橫跨一條小山溝,泉水流量很大,是今天所遇到唯一的水源。十七點十分到達數家民房,裡面正有喜事,只建庭園裡裡擺了好幾桌喜酒,一大群人鬧哄哄有說有笑,由於天色已暗,我們只匆匆一眼就趕我們的陽關到了。

十七點廿五分過竹橋後到達牛車道路,此後沿此路前進直到東興村。十七點三十分天色全黑,只好將手電筒拿出來,利用手電筒微弱的燈光繼做趕路,四周一片黑漆,只有遠處幾聲犬吠,夾著陣陣的寒氣,有一種淒涼的味道。十七點四十分通過安邦橋。十七點五十分到這路旁小店,買了幾個饅頭及牛奶糖,向店主要杯茶,狼吞虎嚥一陣繼續上路,店旁就是東興國校。十八點五分到達東興村,是只有幾家民房的小村,不用說車子了,只好再拖著疲憊的步伐繼續前逞,也不知道會走到什麼地方,只知道隨著手電筒的燈光一直往前走。

十八點廿五分到義和村,向村人間明路徑後繼續趕路。十八點廿七分到淋漓坪車站,因開往大湖的班車最後一班是十七點二十分,又找不計程車,只好再走。十八點三十二分平和橋。十八點三十六分通過暢通橋。十八點四十分到淋漓樹下
(車站名)。十八點五十分到南湖國校,由此往卓蘭還有十七公里。

十八點五十四分通過南湖二橋到達南湖,正好趕上最後一班閉住大湖的客運車,大家因有車坐了,高興得不得了,在車上大吼大叫,引起車上其他旅客憤怒眼光的注視。十九點五分到大湖,換車後,直往苗栗﹒十九點五十分到達苗栗,正好十九四十分苗栗發的普通車還停靠在月台邊,一行人三步當兩步跑,上車後,火早就徐徐地離開了苗栗,九點卅一分到達台中站,以後直往第一市場又是「蓋」半天不在話下。總算結束了一天的旅程,大家拖得一身疲憊的軀體,送林先生上車回中興新村後,與中興嶺東同學互道晚安,回社長家了,社長柯志睿因正逢其中考試不能去,心有沮喪,見到我們回來,欣喜若狂;又是輾轉中華路,「蓋」了半天,深夜兩點多才就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