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里山去回


一葉蘭民宿老闆一派稀鬆平常的說:“每年總要四到五次上去救人。”


望過去,天色已迅速暗淡,好似白浪翻騰的雲海已逐漸染上鐵灰色,不消一刻,令人神迷的雲海,已經完全罩上一層厚厚的黑幕。

早上上山的人還不見蹤影。

晚上八點時候,一葉蘭民宿老闆摸黑上去登山口接人下來,是一群可以裝滿小巴的大隊伍。

眾人以為可以舒一口氣,沒想到那天晚上十點又有一群人摸黑被帶下來。

我早早就去睡了,後面還有這一隊,早餐時候有人再加以補充。

“昨晚九點已經通聯山青待命上山救人了。”

中程山被「郊山化」,我看是一個極大的錯誤,中程山還是中程山,郊山就是郊山,這兩類型的分際是相當明顯的。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