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磨坑溪的發現之旅


開始寫生多從家鄉週邊事物開始,我也不例外,大半有個週末下午時間就往水磨坑溪去,不到五分鐘,多年下來,這一處田野成了自然繪畫教室,說是從這裡摸索出發不為過。

這四張較大尺寸的素描是去年(2012)12月所畫,大致採東西南北四個度向。
Maruman sketch book,F6,40.5x63cm
從大業路587巷進去,可以看到一座水閘門,發源於大屯山麓的水磨坑溪從埋藏於北投市區底下的暗渠重見光明,這座水閘門控制著兩旁稻田灌溉用水,一般外地人走過這裡,大概都會皺個眉頭,比較敏感的人還會捏著鼻子而過。

貴子坑溪大排 Maruman sketch book,F6,40.5x63cm
到現在北投地區的家庭排放汙水下水道尚未全部完成,在地圖上看不到的水磨坑溪成為沿線排放的孔道,然後再延伸一公里左右注入貴子坑溪,最後再進入基隆河及淡水河,所以那些聲稱生飲淡水河河水的人,大家聽聽就好,不要被牽拖進去。



貴子坑溪大排 Maruman sketch book,F6,40.5x63cm

貴子坑溪大排 Maruman sketch book,F6,40.5x63cm
雖然有這層顧忌,此地最早是平埔族北投社稱番仔厝 還保留著某種程度的自然原始,沿線是放眼開闊的關渡平原,也是大台北最後的稻田與野地並存的田野風光,不但是附近居民的散步道,更是賞鳥者的另一處禁地,溪旁兩岸早已建成約三公尺高的堤道,一邊堤道寬度僅供機車及行人,假日到此寫生攝影很多。



以下則是歷年來的寫生,有水彩,鉛筆畫,代針筆,全部都是水磨坑溪兩旁所見所聞。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