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柿如意 2007








民都由山下三嫂的家20061124~25
不知何時起,紅柿已在台灣高山上成果豐收,據知是來自日本的品種,現在遍及北部海拔千米以上高山部落。
歲末, 一個難得放晴的週末,相邀來到新竹五峰鄉,以吃緊的力氣爬上這處叫三嫂的家,海拔約有一千六百米。這棟鐵皮房舍蓋在此地最高峰下的一塊小平台上,一眼望到溪谷都是夫婦倆數著14年來墾殖粒粒辛苦果實。

Shakalu 霞喀羅

環目所及, 此地泰雅爾族民稱Shakalu(被翻成霞喀羅),意為砂石鬆散之地,921地震過後, 及近幾年的颱風豪大雨將此區濫肆攪和, 山區已面目全非,專家也莫可奈何,僅應允三兩年後, 大勢底定再談修護云云。
次日, 天光初現,一打開屋門,就見族人的聖山-大霸尖山突現於層層山巒之上,雖然形如浮印的一小片淺影,已令眾人心悸無言。

留言

YM表示…
昨晚咪聊到, 什麼樣的畫才會令人感動呢?
我想是深情, 特別是對土地的感情吧1

曾經去看過徐仁俢先生的攝影展,
跟很多所謂的生態攝影的作品不同,
他的每一張作品後面都有一個動人的生命故事.

就像他書上說的, 辨識樹木不是依賴生物學的分類方法, 而是遠遠的看他的姿勢, 生長的模樣, 就可以認識他.

這幅柿柿如意那淺淺的山影,
讓我感動.
我想文溪兄描繪的大小覇山影,
不知在您心中已經徘徊了多少的歲月.
雖然是遠遠的望見那片淺影,
心裡的映像想必是百迴千折吧!

Galen Rowell 的山岳攝影作品讓我也有同樣的感動.

YM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