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豐田村寫生之旅

常住台北都會,最嚮往的旅外去處就是花東。
畢業後的第一個軍旅在台東,停駐時間將近一年,不長不短,軍旅生涯餐風露宿,成天整裝待命,最後習以為常,令多少男兒終生難忘。

照理說,這實在不能成為鍾情花東的一個理由。
回想在這段軍旅生涯中,早也操晚也操的日子裡,有一天發現此地幾乎沒有路標,地圖上還是一片空白,簡直就是當年心目中朝思暮想的「探險天堂」。這個發現之後,每逢部隊放假的日子,就樂得獨自一人拎著背包走入東台的大山小丘,成為營中同袍眼中的怪胎。每當回營背著同袍異樣的眼光心理卻時常暗爽我又何德何能。

想起當年在東台山上,人煙稀少,竟日碰不道半個人影,偶有少數做山的男女在烈陽下埋頭工作,突然一個陌生人從林間穿出現身,經常把這些人嚇個半死。
好景僅此一年,自此之後,這一離別足足三十年的光陰竟沒再回來花東。
這一次我們要來花蓮的寫生之旅,就是充滿著萬分期待與熱盼,似乎與小小學生要遠足的興奮之情差堪比擬。


很清楚的被告知此行目的地-花蓮壽豐鄉。
打開地圖,可以看到壽豐鄉有多遼闊。處在中央山脈與海岸山脈之間,這一路可從花蓮直到台東的所謂花東縱谷,一派平疇安靜的田園,壽豐鄉就位在起頭,木瓜溪與壽豐溪從谷中奔流穿出,向東與花蓮溪合流後北上,急促流向太平洋。壽豐鄉就位在這三溪合流所形成豐繞的沖積平原上。
壽豐鄉的北邊突出一座小山,叫做鯉魚山,鼎鼎大名的鯉魚潭就靜靜的橫躺在兩山之間。最值得注意的是, 鯉魚潭以及荖萊溪跟壽豐鄉的關係十分密切。


後來,從壽豐鄉文史館的介紹中略知,這是一處移民之鄉,次日我們徘徊、停駐一整個早上的豐田村,就是典型的一座移民村。
此行搭自強號火車,這是一次很棒的火車之旅,也是一次清楚的再認識台灣田野農村生機蓬勃的映像之旅。晚上住在有老樹收容所美譽的「怡園渡假中心」。


次日一大早,不囉唆,我們一行人騎著單車飛快穿過一排排樹林,越過金陽灑滿的青綠田園,試圖接近迎面高聳的中央山脈。眼前灰濛的山體與綠油油平疇田野形成強烈的對比,不過,即使行過長長通往豐田村的狹窄道路,不時停下來四顧衡量,卻好像總是沒有拉進多少距離。
休耕中的農地,似乎一直連綿到山腳下才被阻斷。

然而,我們向前所看到田野,並非是水平的延伸到山腳下,而是以幾乎難以察覺的坡度向前伸展到遠處的山腳,這一點小小的差異,使你可以在畫面上多一兩道層次,構圖上也增加了深度。不過,就畫面上的深度,若有一處高地可以居高臨下,那會是一幅更完美的田野圖。

寫生之旅,讓我們從形式上體驗傳說中的一些印象,大部份都是事實的,這也是旅行的中必然的收穫。
我們在大馬路上騎著單車,心理一直毛毛的,開車駕駛人有意識的停下來禮讓我們, 竟然有點受寵若驚。


文史館就好像各鄉鎮社區的展示窗口,從此可以對當地的源流略知一二,為回饋他們的努力,我在「壽豐鄉文史館」掏了五十元買了一本『「豐田移民村」--文化資產尋寶手冊』,又為手工製作的筆記簿所吸引,每本150元。



獨特的農產品、傲人的田園風光以及開拓的文史這三者奠定鄉村繁榮富裕的基本要素。為鼓勵出外人口回流,樸實的村落竟然稍加改造也成能為城市佬來訪的誘因。

訪豐田村美中不足的是,看過村中這些砸大錢的設施之後,卻找不到在社區入口應有的參訪指引地圖。我們在村中筆直的大道上看不到一個指標,一長串的車隊好比無頭蒼蠅四處打轉, 結果很不幸的有畫友措手不及之下,摔了四腳朝天,狼狽不堪。


後來,從文史館買來的手冊上才找到村中想去的各個指標導覽圖。
有一次我們到嘉義新港寫生,也有這樣的疑惑請教前新港文教基金會理事長,他說:之所以還沒有在路旁設立地圖指示,有一個原因是擺不平。地圖上面記上這家店沒記上這家店,結果就很難擺平。最後一直就空著做不成。
會不會這個小村也是這個原因呢?


我認為這是一個例外,感覺上,目前在台灣各地旅行,不帶地圖出門一點都不是問題。
近幾年走遊各地的觀察,不僅大眾風景區,偏僻鄉鎮的指標十分齊全,甚至荒山野嶺的步道都已設施完善,指標、里程、時間一一俱全。其實這些有點過度的設施對我習慣用地圖旅行還覺得突兀煞風景。就繪畫的取景也礙事。

回復傳統建築舊觀是一個考驗的開始,文史源流與建築兩者密不可分,你如何僅用圖片來留住訪客呢?




印象最深刻的是彎進一處椰子樹所圈圍的廣島式煙樓,看起來已破敗不堪,要重建恐怕也是困難重重,老師興緻勃勃引導我們注意畫面上的構圖,心中卻擔心將他寫成一幅岌岌可危的危樓,烈陽下努力的在真實與美術之間尋找一個平衡點。




自從孩子進北藝大的建築與古蹟研究所,走訪鄉鎮各地會下意識找起這些傳統的建築,就花蓮一地,近年就在私人與地方政府的努力下,看到有美崙台地上的「松園別館」與吉安鄉的「慶修院」的重建對外開放。

另外,鯉魚山步道有一座設計的功能性完美的新涼亭值得向大家推介。
大石壘壘的木瓜溪河床,讓你想起大師亞當斯大地的一幅作品。除了世界級的太魯閣峽谷,從海岸山脈的嶺頂公路上遠望山海交錯的清水斷涯,回程途中開始想著下次到花蓮的去處,還有提醒自己去買片花蓮音樂家的創作歌曲。



2007年10月20日,21日 /人形別寫修業旅行/領隊-雷驤老師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