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小熊遇到台灣山豬--神秘谷





從芝加哥到後山之三

從峭立的岩壁挖空的砂卡礑步道,去年底前才再修整易行, 天上間斷飄下細細絲雨,一行人時而走在如明隧道般的長廊上,穿出後,頭上又接上萬綠華蓋,帶在手上的傘卻用在柱行,完全用不上。
你很難想像人工可以把大自然雕製成如此的方便於假日的嬉遊。
打算快快走完,下午到花蓮市中心找餐館,卻因走走停停,心神隨著一開一合幽邃溪谷擺蕩,不知不覺天色已逐漸暗淡下來。
這是極為冷清的寒冬季節,一路走下來已超過四個小時,還加不到兩位數的遊人,在臺灣山岳雜誌封面看到砂卡礑溪夏日人潮沸騰的盛況,我們很慶幸擁有一天的冷清,享受單獨與立霧溪的相處 。

圖:立霧溪谷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