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西堡的未來



這一趟的鎮西堡之行,車上多了一位「新人」,四十年的老友,隔天走基納吉山,仍然兵強馬壯,手腳俐落,一馬當先。

下山途中,她透露了一個秘密,原來平常一個星期五天練瑜珈,筋骨柔軟有彈性,肌肉的忍耐力也相對增強,言下不免有點得意。


墾地


開墾地一年比一年多,從標高據稱有1700米的民宿往遠處的神木區看過去,大概到入口停車場附近,山坡上已裂開了一大片土黃色的表層,成梯田狀的切開原本綠油油的原生林。

除了新光的聚落外,從2005年以來,上方高地不但陸續增蓋了設備更齊全的民宿,以一年一到二家的速度增加。

我在這地區最高民宿的上方快速的寫下這一塊所謂高冷蔬菜開墾地。



今年已是第二趟來訪鎮西堡,住在中壢的阿不拉說連這次今年已來第五次,

“攏是專工來看花”

到基納吉登山口還有四公里的產業道路,因產道整修,後段的路況跟前幾年來過的印象已有段差距,找到登山口時,太陽已經高掛天空。

意外的在找路中,從馬洋山的肩頭間瞄到露出的大霸尖山,晴空之下好比一顆金黃色的大鑽石鑲在墨綠頸項上,
又是一場無言的讚禮。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