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投三號公園

記得在千禧年,一次大屯山行中首次使用鋼珠筆作畫, 覺得既方便又好用 ,直率的下筆, 不用考慮改變,意思到那,筆尖就跟到那,很適合背著背包走走停停的移動
不過好像也不是那樣嚴謹,有時會懷疑這就是繪畫創作嗎?
在鶯歌大嵙崁溪旁的那次寫生強化了使用鋼珠筆的信心
對於把繪畫視為平衡生活 ,其實不用想太多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