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丁同三先生道別 !






2005/6/20寫
今年冬天 ,好像受到神奇記憶的吸引, 自雪山繞回環山, 重返久別的司介蘭溪;屏息靜聽, 溪澗林下, 不遠處, 丁同三先生沙啞的呼喚聲猶清晰可聞。
那年與丁先生踩著入秋的落葉, 走向雪山山脈的深處 ;
那裡曾是一名年青人尋夢的出發點。

民國五十七年十月, 傻傻的報名參加「中國青年登山協會」主辦, 四大天王之一丁先生率領的「翠池探險隊」(雪山西陵縱走)。
這是山涯中與前輩同行, 唯一也是僅有的山行,
的確是衝著丁先生的盛名而來
後生晚輩, 對台灣山岳, 狂熱一詞不足以形容。
與前輩在雪山西陵八天共患難,大概除了他的鄉音學不來之外, 年青的記憶像吸飽海棉那樣的飽滿厚實, 即使30來年過去了, 一言一行卻無不歷歷如繪。
最為難忘的是前輩的領導風範, 有生回味, 一直是後生學習的榜樣。
越過雪山下翠池之後, 他發現這個年青小伙子能背耐操, 在這支雜牌軍當中很管用, 就當著全隊面前宣佈新任副隊長, 對歷來百分百習於聽命前輩, 突然加上的責任, 一夕之間就讓你長大了。

丁先生不但懂得教育,更擅長激勵;
一心梗直,喜愛山林, 不耐官僚, 也是我對前輩的印象。

瘦高體健的體育教師, 年紀最輕的「四大天王」, 不知不覺歲月已年年累加身上。那天清冷早晨, 走在司介蘭溪沛然水流的溪床上, 渾然不覺與敬重的丁先生重逢, 共渡了人生最後的一段!

留言

小騷寫道…
看了很感動....沒有年輕的深刻體驗,難換今日豐潤之筆觸
長習於在辦公室蟄居,近日遇到空前的新工作量,面對日益增加的工作.生活和修習份量,對未來有種難以言喻的徬惶
也許是某些緣份到了,就依勢而為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