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拓的東台(3) 唉唉山

原載野外雜誌 80期 民國64年10月
利稻村一夜﹒
利稻村海拔一千多公尺 , 晝夜溫差大 , 入夜奇寒。自從公路開通後 , 青年服務社即在此建立了一座「利稻山莊」,佔地千坪 , 共有十間 , 房間多為大通舖 , 每間至少可住二十人 , 廁所、浴室、廚房俱全 , 全部現代化「電光」設備。大廳兼作餐廳 , 光滑的磨石地 , 西廂則為鋪木地板。

利稻尚無電 , 聽主管說年底要架設 , 現在用的是柴油發電機。
收費還算公道 , 一般旅友宿費三十五元 , 早餐十五元 , 中、午餐三十元。
房子造型是完全歐式山莊的構造格式 , 外表屋頂漆成橙黃色 ,十分醒目。
兩個禮拜後再訪此地 , 由此出發登海諾南山時, 回望利稻村 , 那耀眼的橙黃屋頂在遠方依然清晰可辨。

廣場綠草如茵 , 達五百來坪 , 有升旗台 , 四周為田園。公路車已闢至利稻村 , 一條新拓築的石子路接過村中唯一大路。
鋼筋水泥的房子整齊的排列在路旁 , 屋前是修剪整齊的叢籬 , 院內遍植挑、李 , 村子與新武大同小異 , 但似比新武富足。
村中每隔不遠便建了一座儲水塔 , 有水龍頭開關 , 雖然沒電 , 水的供應設施卻比較進步。
利稻村的農地在公路下分成上下兩塊 , 是很明顯的河階地形 , 上面較大的一塊是利稻村本身
, 除了住家之外 , 尚有大片種植地。另一塊則在下方五十公尺處 , 下臨「天龍峽谷 , 」 o

唉唉山
重溫利稻村 , 感覺上又多了一層新鮮感。
早晨起來後 , 關山那宏偉的形體在晨曦中閃閃發光 , 十分的耀眼 , 海諾南山梃秀的山容在山後出現。原本打算再去新武 , 但昨天上到新武路山時 , 看到臨岸的那座山怪吸引人的 , 一夜就這麼盤算著 , 最後還是決定搭早班車從利稻下山到新武。

就片面觀察所得 , 這座山的右側稜脊直垂入溪 , 形成新武路橋以後一連串的岩崖 , 是不可能由此入山的。記得橋旁有一間林務局辦事所 , 所旁有一條大路進去。我想憑這點印象便夠了 , 到了當地後再進一步探詢。

到了辦事處 , 入內向管理員求教 , 經指明上山路徑後 , 不覺大喜過望 , 所有的疑團一掃而空。
這裡本是一座蘊藏雲母石的礦區 , 開採完後 , 有些設備還留著 , 山上有個瞭望台 , 經常有上山人在此短住 , 路還是有的 , 只要稍加注意 , 便不怕迷路。

照著管理員的指示 , 手提著在利稻買的一盒餅乾及幾個罐頭 , 再度入山 , 打算走到那裡算那裡o
唉唉山高一三六零 公尺 , 回來後發覺竟是海諾南山的尾根, 這條支援與卑南主山的支稜相對 , 而新武路山竟是卑南主山的尾根 , 這是很意外的發現,尤其有助於半月之後 , 登海諾
南山的意圖。

此山有兩個峰頭。一路相當順利的循路上山 , 偶爾迷失了一段 , 不久又找回來 , 這裡一如新武路山般充滿著原始氣息 , 濃蔭遮住了烈陽 , 即使夏天也不怕炙熱 , 但管理員叮嚀要小心毒蟲。
纜車台在離河床三百公尺高處架設 , 原本橘紅的表漆已經斑剝掉落 , 吊纜仍與下方連續 ,兩旁是運送況石的鐵道及台車。由纜車台的左側上去 , 十分不明顯。

此後路突然寬大 , 雖然久無人行走 , 低等植物匍生盈道 ,尚平坦易行。
走了大約二小時 , 抵達開墾地 , 上面種植桂竹 ,樹木已不多見。桂竹筍正在生長 , 因無人採收 , 數量頗多 , 這種竹筍用火烤特別香脆。
將近十一點由左方上頂 , 果然有一座兩層木造暸望台 , 門鎖著。由此看布亞桑山、舞樂山 , 以及鄰近縱谷平原的本古山等, 這一大片的青翠山巒 , 實在值得一路辛勞。

最精彩的還是在西邊 , 這裡的山峰在二千公尺上下 , 河流深割 , 放眼到中央山脈深處渺無人蹤, 保存著蠻荒原始的景觀。
時近中午 , 萬鳥齊鳴,響澈雲霄,聲勢十分驚人。大崙溪兩旁, 直至遠方的小關山 , 據知除少敷山地人叫去過外 , 還沒有外地人去過 , 面對著這一大片處女地 , 同好們 , 能不動心嗎 ? ﹒

當然不可忘記那高出眾山之上 , 支配著登山者夢想的中央山脈主脊 , 此刻已有嵐雲低迴,而利稻村前後的眾山也在一片迷離潝然之中 , 谷間蒙上一層薄似輕紗的外衣。
準備循著瞭望台旁邊一條石階下去 , 收拾好東西正要走時發現一條路在竹林後穿進 , 然後便順接脊上向西延伸。這時不禁坐下來思付 , 南橫路是沿唉唉山的北側開鑿而過 , 那麼這條稜脊 , 應有下垂的支稜 ' 可通至下方的公路才對 , 問題是這條路 , 看似林場的調查小道 , 而不似山地人的獵徑 , 左思右慮 , 始終猶疑不決。但又不顧再走回頭路下山 , 好歹再試一次 , 昨天運氣不錯 , 今天該不至差吧 ! 看看錶才下午十二點半, 天氣仍相當好 , 好吧 ! 決定一闖 !

主意既定 , 走起來也輕鬆。這條稜脊不算寬 , 兩旁景色全可入目 , 不禁信心大增。大概走半小時 , 突然斜穿出三個人來 , 他們是從右邊樹林中走出來 , 事前沒有一點徵兆 , 當三人在前面出現時 , 對方的臉色實在相當滑稽 , 自己也不禁愣在那裏。
在爬新武路山半天沒碰過人 , 心想唉唉山更加不會有人來了。這樣互相注視一陣子後 , 我忍不住咳了一聲 , 想打開這個僵局。他們是三個布農族人 , 二男一女 , 每人都背了個藤籃。其中一位較年長 , 大概三十出頭 , 滿面通紅 , 似乎喝過酒 ,忍不住向我打招呼,
「哈 ! 你好 ! 」
「你們好 ! 」
「你也來打獵嗎 ? ﹒」
「不是」
「不是來打獵, 那是來幹什麼 ? ……啊! 對了 , 你是林場人員吧 ! 」
「不 , 不是啦!」

再這樣下去 , 一定沒個完。對著另外一位比較年青的青年 , 先與他打了個招呼後 , 便說明去意 , 到底怎麼走方便 ,這位年青人最後終於弄懂了我的來意 , 說實在 , 在這種地方不比西部山區 , 怎麼說都不大可能看到登山者 , 何況站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三不像的人 , 這三不像是 ..不像林場人員 , 不像同族人 , 也不像是真正的登山者的樣子。今天兩腳穿的是西門町買來的方頭皮鞋 , 拿這種鞋來爬山 , 實在心痛,對他們來說更是不可思議。

後來還是勉強相信了 , 不過這倒也無關緊要。他馬上指著一座山頭 ..
「這座山頭看到了吧 ! 你先繞左邊 , 再過一個比較小的 ,
最後一個比較大的 , 然後往右邊下去。」

無論如何… , 照以前的經驗 , 這是最詳細的指路了。這樣子的指示至少給了我相當大的信心。
山上野獸相當多 , 在新武 , 應老闆便這麼說過, 果然在山徑兩旁可以看到許多的小通道隱藏在草叢中 , 一路上目不接暇 ,但始終沒看見野獸出現過 , 只有一連串的吊子。這條稜線有二公里長, 但路繞上繞下 , 不比新武路山好走 , 不過這時已無那時的恐懼感了 , 對這一帶的環境弄清楚之後 , 也產生較大的信心。

在一五四九峰( 下馬山 ) 折騰了一陣子 , 終於在稜線上重新找回山徑 , 馬上急轉直下 , 又繞著山腰走到一六 OO 峰的支稜上 , 這時已可以看到叢林中的公路及屋宇。
一路認真的找路 ,分散了一部份閒情 , 終於走至下馬後至車站。

東台的驕傲﹒
唉唉山、新武路山 , 可以作為東部「中程山」的代表 , 刺激是絕對沒問題的 , 路程一天可以走完 , 那些不喜歡看著路標走山的人 , 這裡是他們發揮所長的最佳園地。百分之百的原始風味 , 當北插天山漸漸被垃圾污染時 , 在這裡不必高喊淨山。也許作個陷阱捕一兩隻野獸 , 這裡的山地人也不會反對的 , 當然我們是不會這麼做。
很多野生植物給人大關眼界 , 一路上至少發現十種以上可食野生植物。東部的山充滿著神奇、奧秘 , 尚有很多尚未攀登 , 以後有機會應該來此夜宿。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