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之旅-11 一個最強的人可能會變成最弱的人


天國之旅
Nozumpa Glacier, Gokyo Peak & Mera Peak,Nepal Himalaya



11 一個最強的人可能會變成最弱的人

情形是這樣的 , 前一天晚上 , 我們大隊宿在昆將村 , 我們所僱請的雪巴嚮
導的家鄉。雪巴們為了我們的同伴挨家挨戶去拜訪而特別的高興 , 當晚便商請
平常不殺生的雪巴宰了一條羊 , 為了貪吃一份晚間宵夜 , 次晨起來又受了寒 ,
不知怎麼胃就加倍不舒服起來。
在溪底的營地 , 足足沈睡了一天二夜 , 直到二日後的早上醒來始感覺不痛
了。這個時候隊伍已先行出發 , 章巴留下一名雪巴、兩頂帳鐘 , 還有一些糧食
、藥物。隨後兩星期的漫長行程 , 我仍執意繼續行程 , 隊友拗不過我 , 只好便看著我時好時壞 , 進行著這一趟「痛苦」的喜馬拉雅之旅。
由於高度缺氧以及酷冷這兩樣因素, 在喜馬拉雅即使輕微感冒 , 也像嬰兒般極難康復 , 而且保護不週還會有併發症。最好的治療方法是迅速下到低地, 才有恢復正常的可能。
根據過去記錄, 輕微的傷寒而引起了高山上的肺水腫疾病 , 因延遲治療而喪生在山上的數字大得驚人。
難怪隊友們個個急得團團轉 , 而我又身為領隊。事實上少了我 , 隊伍也可以正常的進行。有一次我決一意下山了 ,但是山神似乎無限的同情 , 第二天早上
我又一點事都沒有了。這當中除了藥物的支持外 , 我想隊友們同情及無私的愛護 , 是主要支撐我繼續走下去的因素。他們甚至體認到任何一名遠征隊員要有他人的協助 , 才有自己的存在這個鐵的事實。
此外 , 雪巴發揮了他們無限的耐性與愛心的天性。三餐之前必私下為我準備一杯既濃又香的牛奶 , 三餐也是專為我的胃病設計食譜 , 如此一連二個星期 , 無一日中斷。隊友們則監視著我逐漸康復後是否有越軌偷吃行為 o
在加德滿都的啟程聚餐會上 , 我曾感慨萬千引述前人所說:「在喜馬拉雅山旅行 , 一個最強的人可能會變成最弱的人 , 反之 , 一個最弱的人卻能轉變成一名強者。」
「能夠適應的人 , 吃得下任何食物, 你便可以享受完美的山旅 o 」
本來這些都是針對首次進入喜馬拉雅的同伴而發 , 沒料到 , 最後反映到的
竟是我自己身上。 *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