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橫貫公路 1972





中華登山 第7期(61-10-1出版)


南橫現狀
直到今年七月上旬 , 以「關山越嶺」原有舊道為基礎 , 此一橫貫南臺, 鑿通中央山脈南段的南部橫貫公路 , 已由臺灣省交通處公路局配合榮工處分段完成。
南橫在關山埡口分成東西兩段 , 自臺南縣玉井起至埡口隧道有112.3公里 , 東段自臺東縣海端至隧道亦有70.3公里 , 分別由西段甲仙總工程處及東段之關山工程處負責 , 總共192.6公里。東西兩段交接處之埡口隧道--即關山北峰 (海拔3,220公尺)及關山嶺山之間有六百公尺長 , 海拔達2,720公尺。此隧道自離此2.7公里 , 設有東部埡口工務段來負責此艱鉅工程之開挖。
西段開工早東段一年 , 但工程人員說西段仍比東段晚完成。因西段除炸通岩壁外 , 一般都以土方或夾雜碎石之腐鬆山坡居多 , 路基不易底定 , 每遇大雨即得重新修復。反觀東段雖然落差鉅 , 瀑布 , 溪流紛陳 , 但硬石表層或不易粉脆之變質輝綠岩分佈之故 ,一旦路基底定 , 其有所毀損自屬有限 , 修護工作節省很多。
前此曾有今年六月通車之傳言 , 事實上在七月十日以前一般車輛皆已可由兩方抵達隧道附近 , 只有工程人員尚臆測公路局班車之通行還得稍延若干時日。
可是七月十一日以後, 一連五天豪雨粉碎當地人士共有願望。多此災變 , 全線之路基已柔腸寸斷 , 橋樑、塌方或路基之流失難以估計。工人不得不全力從事於改建 , 修護 , 原有最為艱鉅 , 危險之隧道工程亦完全停頓。沿路所見幾乎全是刻正開拓的景象 , 據悉明年方可通車。
就愛好徒步旅行者 , 事實上此次災害並非有絕對不能走的影響 , 困難在時時得提防落石及炸石。食住在南橫也許只能說簡便 , 工寮及工務段之工程人員均儘量給旅遊者方便 , 不收受任何報酬 , 人數五人之內最好。睡具須自備 , 若不願多背糧食 , 凡禮觀、向陽、霧鹿等工務段皆有簡單糧食供應 , 食水沿途都有, 事實上所需裝備與徒步中部橫貫公路相同。

走南橫的交通及路線
西段方面 , 目前可達八十七公里處 , 由臺南玉井或高雄六龜、旗山甚至有直達車由高雄直達寶來的客運 , 但公路局只開到六十公里處的桃源站。寶來進去
到樟山間 , 除了計程車外 , 提早一日可能搭便得到工程車或卡車 , 計程車每人索費廿五元。東段部份可搭關山開公路局達新武 , 每日有四班車 , 六點卅、 九點正 , 下午三點廿 、五點十分 , 票價五元。由海端包計程車每部六十一元到新武 , 到霧鹿工務段耍一百五十元一部。入山檢查哨分別為西部之高中 ( 五十 K) 及東部之初來。可直接在東部之臺東縣警察局關山分局,高雄縣鳳山警察局及六龜分局提早辦理 ( 印章 , 證伴須備 )
原有的舊道目前已成為連接南橫的「捷徑」 , 不過開拓後期有些舊道已不再使用 , 有所謂冒險始能趨至 , 除了有志一次回憶式去追溯古道者外 , 妥捷之南橫勢必成為徒步者的路線。
不過舊道連接公路之捷徑 , 較重要有五條 , 列舉如下。 ( 注意 ..由東部到西部 )
(一) 霧鹿工務段--霧鹿上方公路。經天龍吊橋之字形上到公路 , 費時廿分鐘。如繞大路一小時可達。
(二) 利稻村--小茅屋。在利稻上方有一塌方 ( 151K+600公尺) 有踏足痕跡 , 經小米種植地到公路 ,出口處有一小茅屋 ( 146K 十858公尺 ), 費時三十分鐘的上披 ( 或反方向下坡路 ) 。
(三) 145 K?-- 摩天農墾處-- 戒茂斯--工寮。如走這條小道則完全拋棄「摩天迴路」, 且失去參觀路旁一尊古銅砲的機會。走此捷徑最好是先詢問當地工作人士。
(四) 向陽工務段 --職訓營房 ( 已出空 ), 經工務段辦事處 , 沿山腰小徑卅分可接公路。
(五) 禮觀工務段--梅山。這段路對於走慣小徑的人特別有味道 , 沿途可參觀山地最後部落梅山村。此地工程人員肯詳細為你解說走法。。如由樟山出發 , 在工務段前沿公路左側即可接上相當廣闊的通道。

南橫里數標記
玉井(0K) -- 甲仙 ( 23K ) -- 荖濃 ( 40 K) -- 寶來 (44 K) -- 高中 ( 50 K)—
桃源 (60 K) -- 復興 ( 70 K) -- 梅蘭 ( 74 K )-- 樟山 ( 77 K)—
梅山 ( 公路站 )( 87K) -- 禮觀工務段 (92 K) -- 天池 ( 100K) --檜谷 ( 102K)—
埡口隧道 (112.3K)—東部埡口隧道工務段 (115 K ) -- 向陽工務段 ( 135 K )—
栗園 ( 戒茂斯 )(131-K) -- 摩天工務段 ( 144 K) --利稻村 (151K) –
霧鹿工務段 ( 161K) -- 下馬(164K) -- 新武 ( 178 K) -- 海端 ( 182.6K)

南橫行程簡記
一、時間: 民國六十一年七月十七日~廿日
二、人員:、張公達、高全茂 、張文溪三人

七月十七日 晴後小雨

臺東 -- 關山 --初來 -- 新武 霧鹿工務段

一行帶領淡江廿名同學由能高回花蓮 , 公達興緻沖沖再次計劃橫貫南橫 , 彼有意一探中央山脈南段 ,無論在心理上的準備 , 或地形上的觀察都有意義。
當天搭早上十一點十八分對號快先抵關山 , 直到下午三點始辦好入山證。這回是由東部往西部走 ,一反慣例 , 當年登關山也是走同樣路線 ( 見野外十四期及省山岳第十九卷第三期 ) 。因公路塌方 , 在海端下車改搭計程車直抵霧鹿工務段 , 霧鹿是公路局工程人員聚散所 , 尚有部份榮工房舍以及小雜貨店及麵館, 是一塊臨時的聚落。
當晚擬宿派出所預定地 , 但榮民瞧咱們甚是「可憐」, 騰出一大張空床 , 晚上大談其輝煌戰績 , 據說前年在金門還與共軍蛙人對開了好幾排子彈。

七月十八日 晴
霧鹿 -- 利稻 -- 摩天農墾處 -- 戒茂斯 -- 向陽工務段
一早謝別 , 過天龍橋即左轉上坡路 , 廿五分鐘後接公路。回望晨曦照出清晰秀麗的山形 , 在下方之霧鹿離此尚可見人影鑽動。
我很怕再碰到大雨 , 前星期在能高足足淋了五天雨 , 一出保線所就披上濕淋淋的雨衣 , 直到下一站才脫下。雖然我很想提高興緻 , 潑上一身泥打一個滾照
張像送給別人去猜猜 , 無奈跌跤次數一多 , 就漸漸不好玩了。
好呀 ! 今天一早醒來便看到萬山狹縫中襯出青藍一片 , 在路上不時可瞥見關山大斷崖及雲水山 (3,010M), 不久之後利稻村就展現在公路下 , 好比一處世外桃源 , 廣達連頃農作地 , 平坦 , 柔軟, 與四周高大峭壁形成強烈對比 , 小村中有教堂 , 學校 , 屋舍比鄰相錯 , 公達說這是上帝降福之地。
在利稻上方抄小路直上公路 , 又遇榮民修路, 經指引抄捷徑經摩天工務段 , 抵一山坳時 ( 關山716林班界)約十一點。
戒茂斯在公路之上 , 歸道剛好由中間走過 , 途中多叢林華蓋, 不覺炙熱 , 上接公路時雲層已飄至頭頂上 ,走來倍覺清爽。在工寮前用水進午餐時 , 有工程人員, 經上前詢問始知向陽已在一小時腳程之內。遂一面走一面與工人閒搭 , 他們都忙著搬石 , 修路 , 造橋 ,看到有人由東部走上來不覺好奇圍著你瞧 。
平常在山下城市中, 登山客一向都以奇裝異服吸引人注意 , 像這種荒山曠野他們看人的神情就好像你是外星人在爬山呢 ? 咱們不厭其煩一一介紹全身打扮 , 由帽子到登山鞋, 一一與他們的斗笠及球鞋比較。結果有個曾經在大陸追共匪這烏龜孫子們時 ( 他是這麼稱呼 ), 下了一個十分嚴肅的結論 , 他說穿登山鞋比綁沙袋方便 , 背這麼多食糧 , 衣服 , 零食大可不必 o 好慚愧的三人 , 放眼一瞧, 可口奶滋又去掉一半 , 趕緊說不累 , 不累 , 你們辛苦, 我們走 , 溜之大吉。
到向陽工務段時已下午一點半 , 山中白茫茫一片, 甚是懊惱 , 費了一番口舌方向負責接待登山客的黃副段長表白我們的心意。他看三人,個個一付精神飽滿 ,
精力充沛的青年小子 , 又正是飯後午睡時 , 那一點也不像是垮的樣子 , 劈頭便建議 , 走到埡口工務段大約還有二小時 , 你們不妨可輕輕鬆鬆走到那兒再休息不遲。那知咱們是相當有誠意來一訪關山諸峰 , 大霧中別說猜 , 連方向都轉得糊里糊塗 , 叫我們回去那兒去找另一個關山給山友們見識 ?
好吧 ! 主意打定 , 居然你們是有為而來 , 便囑人燒水 煮飯 , 此時三人才會心一笑。
向陽工務段房舍係建在舊道旁 , 專供工程人員居住 , 公路由下開過 , 在門口釘了一塊長方形木板 , 上以黑漆寫「臺灣省交通處公路局南部橫貫公路向陽工務段」字樣 , 段長姓鄭。在閒聊中始知黃先生也是一位「職業登山家」, 氏乃民國四十一年東西橫貫公路「唯一」之探勘者 ( 冬季 ), 同時又曾參加另一條橫貫公路之探查隊 ( 擱置 ), 全部隊員達五十名 , 有各們專家主持 , 經歷十五天始完成。我拿出地圖時 , 他很快便指出銅門進清水經桃源山 , 武陵山 ( 二五二二 M), 能高南峰 ( 三三四九 M) 下天池這條山脈。
在晚飯時他提出一相當有趣的問題 , 他說在日據時代便常見日人由南山為起站溯南湖溪 , 奇烈亭上南湖大山 , 他認為思源埡口月前車已可通遠達, 如以思源翻嶺後溯溪上中央尖及南湖大山不是更為便捷嗎 ? 我與公達先後上過南湖中央尖 , 對此路段早已耳熟能詳 , 故談得津津有味 , 真是山中遇知己。

七月十九日 晴後大雨

向陽 -- 埡口工務段 -- 越嶺道 -- 檜谷 -- 天池 -- 九十八 K 榮工分隊房

昨晚承該段全體熱忱招待 , 依依難捨 , 據說不久他們全要調至新莊擴建公路。
循舊道 , 卅分鐘後即達職訓隊營房 , 接上公路 , 此後皆在公路上行走。亦以此段由豪雨受害最大 , 繞過山腰後 , 偉然山形頓時出現在三人面前 , 數坐高峰一字排閉 , 深幽的山谷中溪流如雷鳴般沖激兩岸岩壁。由南至北分別分馬希巴秀山、雲水、小關山、關山、關山北峰、關山嶺山、向陽、三義等。而隧道口在北峰及關山嶺山之埡口下 , 隱約可見舊道在五十公尺處。
在休息時聽榮工們口哼著甚少聽過的山歌 , 一問始知是布農族們常唱的歌。
我們在一溪床上開始翻越中央山脈 , 經三十分鐘苦登始接上舊道。此時為十點卅分 , 腳踏高雄、臺東兩縣之交界, 迎著彼方襲來之谷風 , 甚興奮, 高茂尋了一背景突出的位置 , 留下一棋可供遠方朋友紀念的照片。公達掏出僅有一顆梨子 , 這還是十一日留至今的。
西段果然塌方甚烈 , 不但上方整塊岩壁塌在路基上,有些路基基本完全整段塌掉 , 只能在傾斜的岩堆上摸索前進。自埡口隧道以來有數百公尺塌方 , 時有紅
色警戒旗警告行人。十二點卅分在一大檜木下匆匆煮食 , 為此竟然濃霧蒙罩山谷 , 為之掃興不少。
要來終於來了 , 午後二點許山中大雨傾盆 , 走至九十八K 榮工分隊之營房時 , 雨勢不停 , 遂決定在此過夜。因榮工皆已轉移 , 所有房舍 , 廚房 , 寢室全空出來 , 當大家把濕衣服接繩掛起來 , 自由的烹煮起晚餐時 , 完全是一夜霸主姿態。

七月廿日 晴

九十八 K -- 樟山 -- 梅蘭 -- 高中 -- 甲仙 -- 旗山 -- 高雄

晨起太陽普照 , 一切無恙 , 大為開心。因有一桌面大小巨石掉至房柱角邊 , 使人整夜不敢閻限 , 叫醒高茂 , 一齊享用公達所製豐盛早餐 , 然後計劃今日行程
由此到禮觀工務段 ( 九十二 K) 十分順利 , 反觀遠方山脈起伏甚是美好。過禮觀一切又回復昨日所遭遇的塌方 , 因決定了一走公路也難得去查尋捷徑了。 途中遇布農族山胞六人背負補給品上山 , 以補救山中運輸之困難。在八十七 K 處遭遇巨大塌方 , 達二百公尺長 , 費相當時間開始渡過 , 是時已有堆土機在工作 , 炸山亦頻仍 懷疑一個月內能否修護此段。
過了塌方後, 即梅山村之上方 , 高茂不久之後也趕了上來 , 旁邊攜了一名小孩。該小孩曾在塌方上困了一個多小時不敢動 , 後才跟在高茂後。我們相信小孩的話以為繞道公路比下梅山至樟山更精彩 , 時間亦較短 , 事實上我們也找到下梅山的小徑。在此可看見公路直入唯金溪谷 , 老遠才回轉到梅山附近。光梅山村一處即有三座吊橋 , 故以前記錄謂沿途達廿來座吊橋是不足為奇。梅山上方及附近 , 有高段位之河階群, 公達甚是懷疑這些平台是如何形成的。 i
下午一點半抵上樟山 ( 樟山 ), 疾行到梅蘭正好有空計程車上來 , 三人在黃土滾滾之大道上甚是驚訝 ! 但亦糊里糊塗坐上車上。一路坐到甲仙 , 在旗山轉
高雄 , 準備以這身臭汗給老朋友一個好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