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之旅-12 恩格糾巴冰河的探險


天國之旅
Nozumpa Glacier, Gokyo Peak & Mera Peak,Nepal Himalaya


12 恩格糾巴冰河的探險

10月25日 , 自來到尼泊爾的整整三個星期後 , 一行人終於抵達「高
喬」 (Gokyo), 此地海拔四七五 0 公尺。時近秋末 , 草木皆已枯乾 , 大地一
片褐黃 , 然而 , 高峰覆雪、冰河懸掛,藍天為幕 , 景觀盛大雄偉 , 眾人雖然疲
憊異常 , 卸掩不住臉上的興奮。
這天中午 , 張銘隆與歐陽台生、蔡添財三人 , 僅多花了四天半的時間便走完了通常需時整整八天才能走完的低地路程。當大隊人馬在途中第一個小湖畔午餐歇息時 , 張銘隆那滿臉鬚渣 , 被烈日曬得脫了皮的大臉 , 突地從岩石背後冒出來 , 任誰都不相信眼見的事實。隊伍在這一刻又緊密的結合在一起。
「高喬」前有一片湛藍、泛綠的湖泊 , 背倚著一整狼犬牙交錯的岩峰 , 高
過湖面上千公尺 , 岩上覆蓋著萬年積雪, 當正午太陽直射在雪上 , 水滴就好像
沙漏般 , 自孔隙鑽流下來 , 無聲無息的在岩溝匯成一絲絲的細流 , 最後掉落在崖下湖泊當中。
時間在這裡好像是不存在的 , 當太陽從湖面漸漸隱去 , 陰影一層層進逼著山坡, 溫度便陡然直降 ,不到一刻鐘 , 吸滿了一整天熱溫的身軀, 一下子可以冷得直打顫 , 看一下溫度計 , 已在零下刻度。
有人建議在太陽下山前去看看傳聞中的「恩格斜巴冰河」,此冰河我們此行的第一個造訪對象 , 就在營地的後方 , 中間隔著一段上百公尺高的側堆冰磧石丘 , 這條冰磧丘將湖泊與冰河隔開 , 除非越過它 , 否則你還以為這只是一排小山丘而已

幾乎每個人都急欲一睹這條擁有「冰河之首」美譽的恩格糾巴冰河的真面目。

.當陽光的餘暉從身上消失 , 移到遠方對面的雪白高峰上時 , 我們終於各自
佔著一個山頭俯望著眼前難以置信的景象。
大家心裡多少略感失望。有人大嘆,眼前所見的冰河簡直是一條砂河嘛 !
「恩格糾巴拔河」並不是一條「乾淨」的冰河 , 上面全是冰積漂石 ,
寬達二公里。
好像是千百架巨大的堆土機在上面整過 , 翻起的砂石隨意堆向一旁 , 形成
一堆堆混亂的岩石丘 , 當中點綴著一窪窪的小潭 , 有的已凍結成冰 , 有的則呈碧綠。
這條冰河長度達二十五公里 , 寬達二公里 , 左方延伸至「瓊奧峰」 ( 8201公尺 ) 雪白的山牆之下 , 右方竄流至喜馬拉雅深遠的縱谷當中 , 是此地區最為龐大的冰河之一。我們只消看看腳下所站的巨大冰磧石丘所堆擠出來得「山陵 」, 便能體會這條冰河巨大的堆積能力 , 以及它百萬年以來所遺留下的巨大破壞力量是多麼的神奇。
隨後幾天 , 張銘隆、黃國治以及多位同伴相繼從冰磧石丘下到冰河當中。
雖然我們擔帶了許多器材 , 好像都無用武之地。所到之處 , 看似堅牢的石塊紛
紛掉落、散爆開 , 危險異常。岩石下面覆蓋著堅冰 , 好像被掀起了簾幕的鏡子 , 一一呈現在眼前。
「恩格料巴冰河」是一條名副其實的冰河 , 它的挖掘力量實在太大了 , 所過之處把兩旁的岩石削挖剝落 , 覆在從山上緩緩流下的冰面之上 , 長期以來 ,便形成上載著無數岩塊的冰河了。
像這樣的冰河 , 似乎是用不著多少特殊技術便可以克服通過 , 其實不然。由不穩定的石塊結合著堅冰的結構 , 比單純的冰河更為危險 , 不明顯且錯綜複雜的冰河表面好像迷宮一樣 , 走過之處, 兩旁隨時有崩塌的可能。
假如從此處越過至對面的一道隘口, 一定可以節省許多時間 , 我不禁好奇的問我們雪巴響導章巴:
「先生 , 那是不可能的事。」
「你走過嗎 ? 」
「沒有 , 我想那是不可能的事


任何一名雪巴人習慣繞完冰河的尾端 , 然後再溯河上爬翻過隘口 , 誰也不想去惹它。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