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山-K2-王者之山

All 8000m Peaks

黃一元兄的「雪豹計劃」,這幾年不僅揮汗縱橫中亞天山、帕米爾,成績輝煌,令人為之雀躍 ; 今年七月轉而南下至南亞喀喇崑崙山脈 , 更令我眼睛一亮。為時一個月的巴托羅冰河行 , 顯現一元兄旺盛的企圖心與組織能力 , 誠為有志海外遠征者效法學習的榜樣。

雪豹計劃目標或許並非針對K2 , 但這幾年在天山的成績有目共睹, 且無庸置疑一項事實, 登山伙伴情誼與默契經過多年累積共處培養, 已行成一股堅強的前進力量 , 如此可貴的登山價值 , 需要長期獻身與維護 , 絕對是進軍巨峰最重要的一環。其中沒有捷徑 , 也沒有現成人才 , 只有堅定決心默默耕耘。
衷心祝福「雪豹計劃」能一一完成 !
本文刊載於--中華登山 134期,94年 10月號

國人前進喀喇崑崙


國人前進南亞喀喇崑崙山脈親近K2,在此之前有兩次記錄, 均取道中國新疆拜訪K2。1999年六月,攝影家江國華與金飾設計師江永達從新疆進入,這是台灣最早探訪 K2 的兩人 , 不僅親見心仰已久的 K2, 還深入 Skayang Lungpa冰河旅行 , 拍下迦舒布朗峰群 (Gasherbrum Group) 神秘的北面。江永達早幾年締造卓奧友峰 (820lm ) 登頂記錄 ,江國華的鏡頭指向高原與人文景象 , 此次探訪 , 拉近了國人與喀喇崑崙山脈的時空距離 , 尤其從北側探視迦舒布朗峰群 , 更屬難 能可貴。

第一支 K2 遠征隊

第二次是千禧年 2000年 6 月 , 臺灣喜瑪拉雅俱樂部 (THC) 與中國登山協會(CMA) 組成海峽兩岸喬戈里峰聯合登山隊 , 企圖聯手攀登K2, 這是繼 1993 年兩岸成功登頂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後的再度聯攀 ; 隊長是來自在美國創業有成的周德九先生 (45)、隊員王金榮 (40) 、謝 祖盛 (27) 、謝江松 (53) 及香港楊家聲五人 ; 中方隊長為西藏人桑珠 (46), 為 1975 年珠穆朗瑪峰登頂者 , 攀登隊長次仁多 吉 (39) 、隊員為加布 (40) 、邊巴扎西 (34) 、拉巴 (35)、札西次仁 (34) 、齊米 (34) 、洛則 (38) 、阿克布 (37) 共九 人 , 年代電視台派出三人攝影隊 , 加上基地營人員組成一支為數 20 人的龐大隊伍。
中方隊員均以「完登 14 座 8000 米巨峰」 為終極目標 ( 即所謂 8000ers` Collector), 九人中平均每人有五座完登記錄 , 實力驚人 , 我隊則有王金榮780 0公尺及周德九750 0公尺的記錄。隊伍排除萬難 , 如期於 2000 年 6 月 1 日出發 , 預計以三個月時間完成此巨大任務。

儘管中方派出實力堅強的西藏隊員協 助 , 但這一年刁鑽的氣候與雪崩 , 對所有攀登隊伍均毫無機會可言 , 讓所有隊伍止於第一營前 , 而台灣第一支隊伍在營地苦守長達兩個多月 , 依然黯然俯首稱臣於K2之前。
繼 1993 年吳錦雄首次成功登上珠穆朗瑪峰後 , 七年之間臺灣少有大膽挑戰喜瑪拉雅的探險活動 ,K2 隊成立之初 , 即引發大幅度想像 , 然而 , 隊伍出後 , 冷靜下來 , 寧以務實態度面對 , 認為現時條件下 , 這支隊伍不應有過度的機會主義,這是我所了解的 K2隊心情,周德九最後從K2 撤營 , 符合K2的現實面 , 亦是尊重自然與人性相容的最明智抉擇。

就喜瑪拉雅層級攀登而言 ,K2 的困難度絕對是名列第一 , 挑戰K2,無論在技術層次或心理層面 , 攀登隊員均需累積相當歷練與磨練 , 才能面對如此超級巨峰 !

K2 王者之山


1856年9月印度測量署蒙哥馬利中尉(Lt.T.G.Montgomerie) 自喀什米爾對喀 崑崙山脈山峰作一系列觀察 , 在其報告中有 一座編號為 K2 的巨峰。
K2 峰正式被承認的高度是 8611 公尺 , 由 9 個不同測量之長期監測後所得 , 為世界第 2 高峰 , 高度雖略低於聖母峰 237 公尺 , 但由於高度超卓且基盤較高 , 山下台地已達 5000 公尺 , 另一方面此峰主體多由造山運動時受擠壓出地表的花崗岩構成 , 抗拒風化能力很強 ,K2 峰因而得以峻拔聳立之姿 , 吃立千 萬年。
K2, 當地巴提語 (Balti) 稱之為喬戈 里 (Chogri), 意為雄偉的山 ; 藏語稱為 Mchog, 即「崇高」 之意。
1861年印度測量署英人奧斯騰上校(Captain H.Godwin Austen), 首次嘗試攀登此峰 , 後人將此峰命名為奧斯騰峰 (Mt. Godwin Austen) 以為紀念 , 早期地圖以此名標示 , 但近來正式地圖均採用喬戈里峰旁標示K2, 由於 K2 兩字簡潔有力 , 世人多直稱K2 。
第一個從近距離看到 K2 山容的英國楊赫斯班少尉 (Lt.Younghusband),1887 年從北側翻越 Mustagh Pass 進入印度探險途中突然發現K2 , 報告上說「如同一個完整的圓錐體聳立在 18 公里外,一直延伸到難以置信的高處」。
K2 峰共有七條稜線 , 脈絡分明 , 山形恰似一座尖錐形的金字塔 , 陡峭峻拔、直衝九天 , 堪稱喀喇崑崙山脈中的帝王峰 , 它是王者之山。任何角度觀看K2 , 都是一座不可輕視的山峰 , 它的七條稜脈自四周的冰河中 ,陡峭筆直拱昇而上 , 如同數個金字塔聚合在 8611 米的高峰。
K2 距離海洋 1500 公里 , 幾乎是埃佛勒斯峰 ( 珠穆朗瑪峰 ) 與海洋距離的兩倍 , 所以不受印度洋季風影響 , 大陸性氣候徵象極為明顯 , 但 K2 呈現的卻是多變的氣候樣貌 , 往往由酷熱天候與天寒地凍的極低溫相互交替。

攀登K2 , 無論從南北兩側 , 行程均非常遙遠。不管從東南阿布魯茲山稜 (Abruzzi Ridge), 或從北方喬戈里冰河起登 , 淨攀 高度均在 3600 米以上。除了長達十天渡河跋涉抵達基地營 , 再從 3900 公尺的基地營將 攀登所需裝備糧食燃料等運送到前進基地營(ABC), 如1994 年的美英 K2 聯攀隊 , 共僱用 47 隻駱駝運補到基地營 , 基地營以上由 5 名雪巴與 6 名隊員再向上運送 , 歷經 17 天才 準備攀登就緒。

早期探險
1857年K2高度經量測公告後 , 吸引了無數探險家 , 至1954年人類首次登頂 K2 峰止 , 幾近百年方竟其功。
史上第一支前往K2的登山隊是 1902 年由艾肯斯坦領隊 , 登山隊由巴基斯坦斯喀杜(Skadu) 村出發 , 經巴托羅冰河 (Baltoro Glacier), 再繞過 6256 米的馬博峰 (Marble Peak, 6,256m) 後 ,看到奧斯騰冰河上方的 K2 峰。
1909 年 , 義大利阿布魯茲公爵 (Duke Abruzzi )率領一支 13人組成的義大利登山隊 , 發現唯一看來較有希望攀登路線一東南稜。隊員中出色的攝影家 V.Sella帶回許多寶貴的鏡頭及正確的巴托羅冰河地圖。
1938年 , 美國第一支 K2 遠征隊共 6人 , 由休斯頓 (Charles Houston ) 領軍 , 從印度 大吉嶺徵調六名雪巴人 , 以加強攀登實力。休斯頓與佩聚特 (Paul Petzoldt) 兩人攀登至 7925 公尺折返 , 是此次上攀最高點 , 也是歷年最高記錄。

1939 年懷斯勒 (F.Wiessner) 率領的第\二支美國 K2 登山隊 , 路線營地均大略與 1938 年隊伍相似。登頂隊伍三名隊員在雪崩中全數被捲走 , 另外英勇的三名雪巴三度搶救困在山中的一名隊員 , 也消失在無惰的風雪 中。

1953年8 月 , 美國第三支 K2 登山隊 , 由休斯頓再度領軍 ; 已上攀至 7772 公尺 , 為 運送腿部靜脈血栓的隊員吉凱 (A.Gilkey)下撤 , 在一處長達 90 公尺冰坡 , 貝爾 (G. Bell) 不慎滑落 , 將其他五名隊員一併絆倒 ,唯一沒有滑落的隊員蕭寧 (P.Schoening) 利用兩支冰斧確保 , 將他們全部制動。四天後 在挑夫協助下返回基地營 , 吉凱消失在那場滑墜的混亂中 , 美國隊在K2的奮鬥史 , 再次以悲劇收場。

1954 年 K2 首登


1954 年四名科學研究員與一支 12 人隊伍結合成的義大利攀登隊 , 由戴西奧教授(Prof.Ardito Desio) 擔任總領隊 , 隊伍中尚有尤拉上校、三名巴基斯坦陸軍運輸官 , 及一名地形學方面的助理研究員。
從阿布魯茲稜線開始到K2雪肩都設置有固定繩 , 各營地均備有充足的糧食與裝備 , 並利用絞盤與滑輪將重裝備送上稜線 ,4月30 日甚至派人乘坐飛機進行空中勘查。
隊伍有 500 名挑夫負責運送所有裝備到基地營 , 跋涉途中雖因挑夫問題導致行程延誤 , 但 5 月底基地營與第一營趕建完成 , 第四營亦於 6 月 16 日設置完成 , 他們遭遇連續十天的惡劣天候 , 此段期間隊員卜克素 (M. Puchoz) 因肺水腫於 6 月 21 日病逝於第二營 , 六天後他葬在 1953 年悲劇犧牲者吉凱紀念碑 附近。
此外 , 隊員弗洛瑞安尼尼(C .Floranini) 在使用 1953 年留置的固定繩時 , 因 繩索斷裂滑落 240 米 , 奇蹟般地未發生任何嚴重傷害。第七營設在 1953 年第八營位置 ( 約 7500 公尺 ), 三天後在 7770 公尺處建立第八營 ,7 月 30 日最後一個營地 ,即第九營設在 8060 公尺 處 ,7 月 31 日 , 康帕羅尼(Achille Compagnoi)與拉捷迪利 (Lino Lacedelli) 兩人在氧氣耗盡狀況下成功登頂。

K2登頂 50 週年 (2004年)路線總整理


受到美國 911 攻擊事件影響 , 進入巴托羅冰河的健行與登山活動減少到往年的四分 之一 ;2004 年 ,K2 登頂 50 週年 , 巴基斯坦的入境才稍稍恢復 , 但是比起第一高峰聖母峰 2003 年登頂 50 週年高達 80 隊的盛況 ,K2 可 說極盡冷清。
然而 , 在最頂尖登山家的眼中 , K2的王者之山的地位依然牢不可破 , 國際山岳界公認巴托羅冰河位居顯目的山岳舞台。攀登K2的每一支遠征隊 , 成功與否都受到應有的重視 , 任何一條新路線或一道難閥的突破 , 立即引發全面的注意與討論。
K2 的大舞台在脈絡分明的七條山稜與其所夾峙的巨大山壁 , 目前七條山稜都完成首攀 , 這是無數知名及不知名世界頂尖登山家前仆後繼的成就 , 茲將 「K2 首登及路線 1954~2004 」整理如下表 , 希望提供山友較 完整的概念。

自從 1954 年義大利登山隊首登成功 , 至今半世紀間 , 已有 200 多人踏上的頂峰 ,構築 K2 如金字塔般山形的七條稜脊 , 亦為登山家逐一克服 , 代價是平均每三人登頂便有一人喪生 , 這個望之嚇人的數字 , 是 14 座 8000 公尺級巨峰中 , 喪亡數字比例最高者。
1986年夏天是 K2 山區的大成功也是大災難 , 歷年最多有 27人成功登上頂峰 ,13 人死 亡 , 其中7人於登頂後命喪下山途中 , 包括 兩位女性登山家 Liliane Barrard( 法 ) 和 Julie Tullis( 英 )
是年 , 波蘭人汪達 (Wanda Rutkiewice)是第一位登上 K2 的女性 , 先前她已有兩座 8000 公尺高峰的記錄 , 其後於 1992 年喪生於金城章嘉登峰途中。歷年登頂 K2 共有五位 女性 , 其中三位喪生於 K2下山途中 , 另兩位 亦在其他攀登過程中失蹤身故。

未來課題

2002 年 12 月波蘭 Krzysztof Wielicki 首度嘗試 K2冬攀 , 由中國新疆方向北稜到達7750 公尺。至 2003 年止 ,14 座八千米巨峰中 已有七座完成冬攀 , 多為波蘭隊伍。
問光榮的波蘭人還有什麼遺憾 ?K2 西壁(West Face) 必定名列前茅。
1992 年 Wojciech Kurtyka 與瑞士 Erhard Loretan只攀昇至 6400 公尺 ,1994 年 Wojciech Kurtyka 兩度失敗。英國登山家雖多次嘗試 , K2 七條路線首登成果與之絕緣 , 對歷史悠久的不列顛王國而言 , 西壁路線或許還留有扳回一城的機會。

《主要參考資料》

1.K2-CHALLENGING SKy ,Roberto Mantoyani & KurtDiembrger,TheMountaineers Books
2.THE AMERICAN ALPINE JOURNAL, AAC
3.THE ALP I NE JOURNAL , ALP I NE CLUB
4.K2:THE STORY OF THE SAVAGE M O U N T A I N , J i m Cu rr a n,
T he Mountaineers Books
5.TREKKING IN THE KARAKORAM & HINDUKUSH, John Mock & Kimberley O`Nel1, Lonely Planet
6.K2 巨峰的挑戰 ,Reinhold Messmr, 楊克明譯 , 聯經出版
7.中國登山指南 , 史占春 , 成都地圖出版社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