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之旅-8 與眾神為鄰的雪巴人


天國之旅
Nozumpa Glacier, Gokyo Peak & Mera Peak,Nepal Himalaya


8 與眾神為鄰的雪巴人

進入這個宗教生活濃厚的喜馬拉雅王國 , 最富刺激性的課題是 , 對事物的看法是近乎原真性的。
山川、湖泊、草木 , 都是此地雪巴人信仰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 天空的顏容變化、雪融水流、花開葉落以及萬物之生生不息 , 在隸屬於西藏民族一支的雪巴人觀察之下 , 深刻的影響到他們日常言行、待人處世的態度上。每一座山、湖都是神祇的居處 , 喜馬拉雅 , 梵文就是「雪之鄉」的意思。
「聖母峰」、「豐沛之神」、「破壞之神」及「雪中五寶」這些都是山峰的名稱 , 同時每一座山也代表一尊神祇。
長久以來 , 這些山峰被雪巴們膜拜, 因此 , 過去是不許凡民去踐踏、辱犯 , 更不必說登上絕頂。二十世紀初以後 , 雖然喇嘛們已允許外人去作「勇者之征服」 , 然而在尼泊爾王國這一面 , 仍有許多純淨的「聖山」是絕對不許人們去作任何的親近 ,更不必說那種雪巴人眼下「近乎愚蠢、盲目的攀登」。我們的雪巴頭目章巴 , 便是目前少數仍有這種想法的一個 。
在他自己擁有 , 樓高二層的昆將村裡 , 二樓的起居室兼廚房的牆上掛著佛像、圖騰與相片 , 他純樸、老實的面孔上 , 不時露出虔敬的神色。

章巴說 , 在一九七四年與八一年這二年 , 他的二位兄長分別喪生在山中 ,
原因是「觸犯了山靈」。他們是受雇於外來遠征隊 , 擔任高地的揹負與開
路的工作 , 在意外中喪命。他說 ..「登山太危險 , 了 , 我不敢這麼做。」
本來有五兄弟 , 現在只剩三兄弟。他只願意擔任召集挑伕、安排犛牛及登山隊
營宿的雜事 , 危險的登山活動 , 他交給年輕的雪巴去負責。
為遠征隊工作到底是一件收入頗豐的差事 , 一位通過尼泊爾政府訓練的合格嚮導 , 日薪為台幣八十元至一百元。假如他有機會被鄰人聘請擔任開墾工作 , 一日僅十五盧比 ,合台幣二十五元。也就是說 , 為遠征隊工作的一日所得 , 為其他工作的三倍至四倍 , 更何況當地臨時工作極少。
居住在聖母峰山區 , 也就是目前「莎迦曼姐國家公園」內的雪巴人為數僅三千人左右 , 其中一半以上的人是拜遠征隊的來到之賜 , 而生活受到豐富的照顧 , 因此每家目前生活狀況都不錯。年輕的雪巴 , 甚至學校還未畢業 ,十五、六歲便步著兄長的後塵爭取這些遠來的收入。
章巴便憂慮的說 , 雖然家家戶戶生活改善了 , 但是人口卻愈來愈少。這一個危機是日漸增多的外國遠征隊造成的 , 每年都有十分優秀的雪巴喪生於山上的意外。尼泊爾政府注意到這個問題的潛在危機。一方面開設了學校專門訓練雪巴人擔任嚮導的工作 , 一方面制定了法律 , 規定登山隊要為雪巴保險 , 投保金額的死亡賠償金高達美金九千元。
即使如此 , 登山者、冒險家仍然如潮湧般進入這個聖地。一旦出事 , 他們每每為付不出如此龐大數字的賠償金而焦頭爛額。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雷霆岩初登記 1978

紀念 徐慶榮 黃仲杰

“Chiao Sheng”(龍洞爬岩記)